大遗圣音

写在前面手动高亮加粗!
一起联文的同好是世界的瑰宝!就算拖稿也是!
对没错迟蝉蝉就是世界的瑰宝!

业余写手段子手,学生狗。
艺术来源于生活。
——嘿嘿嘿,梦醒了。

#浅谈数学课代表间荷尔蒙相互吸引的必然性-1

新学期了。

在老师的刻意安排下,苏沐秋和叶修成了同桌。

鬼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

苏沐秋在坐到自己新座位的时候这么想着。

不,说不定鬼都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

“诶沐秋,你说老师是怎么想的啊?让我们两个理科学霸坐一块儿,不让我们去辅导其他同学了?”叶修搭讪着,事实上经过了一个学期他们也的确不怎么陌生了。

苏沐秋知道叶修,叶修也知道苏沐秋。

那个经常和他抢数学第一的人,他的同事,另一个数学课代表。

既然叶修都已经开口了,那么苏沐秋也没必要继续沉默下去,“得了吧,就你去辅导人家,别把人气死都算不错的了。”

叶修小小的沉默了下,“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就只维持在能把人气死的程度上?”

苏沐秋挑眉,“不然呢?”

事实上叶修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远不止于此。

他见过叶修给同学讲题的样子,虽然语气是漫不经心了一点但却不是他平时和人开嘴炮互喷的样子,倒是十分耐心的给同学把每一处他不懂的地方都一一给人讲会了之后才拍拍人的肩继续回座位趴着。

哦,你问为什么苏沐秋还那么回复叶修?

谁知道呢,大概是青春期小男生的某些,越是喜欢某个人就越想欺负ta的原因吧。

 

不过苏沐秋不知道他们班班主任又发了什么疯把他们俩给怼到一起这件事是真的。

以老师的角度考虑,这么做不能使他们的“影响力最大化”,纯属“浪费资源”——这可是他们老师的原话。

而从他们的角度考虑,每天早上收作业的时候作业该往哪儿放???

要知道苏沐秋的位子可是靠着窗的,完全没地方给他放作业。而叶修……想想都知道他不会给他放作业的地方,反而说不定还会让他把他的那份作业也一起代收了。

苏沐秋的预感在第二天早上就成真了。

他一向早起早到,也是班里第一个到的。

而叶修基本上是最后几个到的,要么就是掐着点到要么就是早早起来然后在学校补眠。

而苏沐秋和叶修成为同桌的第二天,苏沐秋就遇到了第二种情况。

他到的时候只看见叶修趴在桌子上一脸神志不清的表情,脸换了个边压在底下露出了之前被压得有些淡红的脸,不知道怎么就听出是他来了的嘟囔着,如果不是苏沐秋足够靠近再加上常年荣耀熏陶差点就错过了他在说什么。

“沐秋啊,哥今天的作业就麻烦你帮忙收了啊。”说完还打了个哈欠,声音更小更模糊的嘟囔着,“哥先睡会啊——”

苏沐秋微笑,他就说他的预感不会出错。

不过最后苏沐秋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的就帮叶修收了作业了。

他觉得这可能是他看叶修太困的原因。

或者是他叶修那边的作业没人负责收到时候他还得站在一边听叶修被骂,还得维持微笑,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他。

要么就是他和叶修刚成为同桌的第一天,他想给叶修留个好印象。

但是最关键的一点可能就是,迷迷糊糊口齿不清的叶修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戳中了某苏姓课代表的萌点。

反正快期中考了,昨天的作业应该也没那么多……吧?

至于他们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看着便签条上今天格外不走心的字迹会作何反应——

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不过说真的,苏沐秋在今天在便签条上的字迹格外不走心还真不能怪他。

至少罪魁祸首不是他。

前面说了,他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叶修那“帮我收作业”的要求,想的就是昨晚作业不怎么多。

但是,苏·作业从来都是在学校写完·沐秋这次失策了。

他觉得,好像快到期中考试了,在同学们的智商已经被连番的试卷以及复习材料轰炸的所剩无几之时,数学老师那本来就不怎么会体贴同学的心,也被这连番的试卷及复习材料给轰炸的没了。

两本练习册,每本两页。

一张卷子,A3的那种。

两张计算题小卷,A4双面全都得做。

写出来好像不多,但如果这个数目乘上50,那就不是苏沐秋一个人能负担得起的了。

而这个时候叶修还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笑吟吟的看着苏沐秋忙前忙后,丝毫没有“啊我应该去帮一下我的同事兼同桌”的自觉。

苏沐秋握拳。

果然老子就不该对这个祸害有一点点怜悯之心——!!

之前被他戳中萌点的感觉绝对是错觉!错觉!!

苏沐秋看着自己的已经完全被数学各项作业霸占的桌面,再看看叶修的空无一物的桌面,果断的把自己桌上的作业全部推到了叶修桌上。

“你收数学,我收其他。”苏沐秋黑着脸,大有你不答应我就先把你给扔下去再把这堆作业一起扔下去陪你的气势。

苏沐秋:这不是我脾气暴,是叶修这家伙太嘲讽。

 

下篇走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