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写在前面手动高亮加粗!
一起联文的同好是世界的瑰宝!就算拖稿也是!
对没错迟蝉蝉就是世界的瑰宝!

业余写手段子手,学生狗。
艺术来源于生活。
——嘿嘿嘿,梦醒了。

叶修说每次上体育课他都直不起腰。

不管何时不论何地,放假总是一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

自从开学后就数着日子盼着国庆的某叶姓同学如是说道。

苏沐秋不服——明明从科学上来讲会让人身心愉悦的是运动好吗。运动时人体内会分泌一种叫多巴胺的物质,而多巴胺会让人感到开心快乐。

叶修给他了个白眼,我当然知道,但这不是你这么折磨我本体的理由。

苏沐秋腼腆一笑,脚下运动鞋不停和地面摩擦,准确来说中间还隔了一片据说是叶修本体的叶子。

苏沐秋说,叶修没看出来你本体分身千万啊,怎么每次上体育课我蹭的叶子你都说是你本体。

叶修说,想不到吧社会你叶哥就是这么厉害,既然你知道了之后你能不能别蹭了——一边说着还踹了苏沐秋一脚。

苏沐秋一扭身闪过这一脚,脚下顺势一个划拉那片叶子正式被毁尸灭迹。

苏沐秋说,不行。

叶修说,苏沐秋你变了你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纯良无害的数学课代表了,果然时间是把杀猪刀想当年的三好少年苏大大竟然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真是人性泯灭道德沦丧。

苏沐秋说,叶修你给我说清楚啊什么叫人性泯灭道德沦丧什么叫杀猪刀,你苏哥我要是猪你是什么?跟猪谈恋爱的不明生物吗?还是跟人性泯灭道德沦丧的猪谈恋爱,啧啧啧社会你叶哥口味真是清奇。

叶修气结,蹲下身麻溜的把苏沐秋鞋带解了甚至还趁苏沐秋踹他的时候直接一伸手把苏沐秋的运动鞋也给顺了下来。叶修拿着苏沐秋的鞋笑的张扬,他说……

他说,于老师好。


于老师是他们新的班主任,在经历了一年的初中生活之后七三班成功晋级为八三班,老师变了同学变了就连体育课的队形也变了。

如果说以前是十分平均的每节课固定用一圈的时间遍布整个操场,现在就是要么用三十秒遍布整个操场要么三圈都喊着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三四二三四跑的整整齐齐。

叶修在第一次和苏沐秋联手这么玩的时候他们整个班差点笑死在操场上,偏生体委丝毫不受影响甚至还在逐渐加速,于是整班人一遍仿佛吃了含笑半步癫一遍冲刺,好一片操场上靓丽的风景,生动形象的体现出了年轻人的活力,写出了作者对这一行为的赞扬和喜爱……哦不好意思刚刚一不小心切到语文阅读理解频道了,让我们再切回当下频道。

话说那厢苏沐秋和叶修和八三班全体同学喊着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三四二三四跑完三圈,这厢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于老师找上了体育老师于老师。

是的没错,他们的班主任和体育老师是一个姓,说不定千百年前还是一家的那种——不过这并不是于老师找上于老师的原因。

于老师之所以找上了于老师是因为于老师多次向于老师反映八三班众同学上体育课十分不认真,于老师十分生气,于是准备下来看看他们究竟是怎么不认真了。

结果一下来就看到了八三班众同学一遍喊着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三四二三四一遍跑完了三圈,队伍之整齐口号之响亮生动形象的诠释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于老师深受感动,感觉于老师对她说的八三班同学上体育课上的不认真全都是瞎扯淡。

然后,于老师和于老师就看到了苏沐秋摩擦真·叶子顺带和旁边的假·叶子聊天。

再然后,假·叶子把苏沐秋的鞋带解了,还一不做二不休的把苏沐秋的鞋也给脱了,甚至举起手挥了挥。

于老师:……是你们飘了还是我罚不动藤野先生了。

说起藤野先生就又是一段佳话,关于这段佳话——且容我们下次再谈。今天我们还是专注在体育课上……吧。


我们之前说到叶修看着于老师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于老师好,顺便把鞋往身后藏了藏试图藏匿起罪证,苏沐秋趁机把鞋一把抢了过来一边穿鞋一边也恭恭敬敬的喊了声于老师好。

于老师心情复杂的看了他们俩一眼。

这俩家伙在她接班的第一天就成功的给她树立起了一个“不是本分人”的形象,要问为什么,八三班其余全体同学会非常荣幸的告诉你,全都是因为他们。

接班第一天,班主任惯例要认识一下同学们。于老师在问到谁是班上成绩最好的人的时候所有手都毫不犹豫的指向了苏沐秋和叶修这一对同桌,在问到谁是班上最闹腾的人的时候……所有手也都毫不犹豫的指向了苏沐秋和叶修这一对同桌。

二度被全班目光集火的苏沐秋十分懵逼,具体体现在他补学而思作业的手都停了下来。他抬头看向老师,老师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宣布放学了。

至于现在嘛……

于老师对他们点了点头,说。

“没事,你们继续。”

……继续什么???

苏沐秋和叶修一脸懵逼,或许是作者也逼逼不下去了,就在这时,下课铃响了。

下课铃很好的拯救了这一尴尬的境地,也很好的为这篇在学校信息课上赶出来的文画上了一个句号。


总目录走——

150文章300粉纪念【。

来吧点文。福利也可以。

文章限定cp请参照前边几次点文,新增瓶邪黑花瑞金雷安卡埃。

不占tag了,会从评论里拿两个梗来写。

没有截止时间,或者说截止时间是我写完这两篇点文。

over。

顺手放个总目录

【宋词百首之荷叶杯/伞修】记一次梦会男神-2

对没错他是二!!

可能还会有后续!!

想写的东西大概写出来了……十分之一?

 @烟火人间 看!我更啦!开始倒计时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我看着周围长的比我都高的草,再看看旁边那团正在燃烧着的衣服,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最让我无言以对的是在我面前的地方还站着一个明显是刚刚换上衣服的少年,少年的衣服似乎并不怎么合身,袖子盖过了指尖。在我出现之前少年本在皱着眉头整理衣服,他的指尖似乎隐隐开始闪动起光芒来了。

不过下一个瞬间他指尖的光芒就消失不见,看着我开始微笑,笑容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有点手痒。

“小妹妹,你的爸爸妈妈呢?一个人偷偷跑出来可不是个好习惯,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

我觉得我下一秒就要忍不住自己要打死他的冲动了。

我深吸一口气,“……那大哥哥你是坏人吗?”

不,这不是我。我不是我没有我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这么软的声音绝对不是我能说出来的我ngaoeraasdlkjgnal

但是对面那个家伙似乎对这个设定接受的相当良好,把自己的袖子挽起来之后走过来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当然不是啊,现在告诉哥哥你的家在哪里哥哥带你回家好不好?”

我感觉他的手心似乎是湿的,还有点颤抖。

还好像是因为紧张而引起的。

……这画风不对吧???

然后我眼睛一扫,看到了一旁的默默躺在比我还高的草丛里的一个有着冷荷花花纹的杯子。

这设定怎么这么眼熟……等等那个杯子该不会是伞哥吧?!

所以这家伙就应该是老叶?!?!

啊传说中的少年时期青葱软嫩的叶修我终于见到了此生无憾了——虽然这不是原著里的那个叶修但他还是一个叶修啊!亲眼见到本命还被本命揉了头甚至见到了本命十五六岁青葱少年软嫩可爱的样子简直no more me!!!

于是我抬起头,请问你叫什么是不是叶修给我签个名好不好——

“我、我也不知道家在哪里……离家太远了迷路了QAQ”

哦。哦。哦。我早该想到的。这世界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的让我顺利见到本命还什么都不对我做。我早该看破的。

但是叶修似乎松了一口气,至少他的手不那么颤抖了,“那等哥哥穿好衣服就带你去找你家好不好?”

“好啊!!!”

我的突然爆发似乎吓了叶修一跳,事实上我也成功的把自己吓了一跳,我居然能成功地说出我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了???

似乎是为了弥补我的惊讶,我很快又补了一句,“哥哥你不回家么?”

尽管我并不想这么说。

叶修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一件外套,“哥哥就是从家里跑出来的……哥哥家里人对哥哥不好,你可别学哥哥。”

直觉告诉我这事并不简单,但现实中我只是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大世界的某种力量操纵着我让我只能这么做。

下一秒我感觉身体又归我自己控制了,我看着叶修似乎要走赶忙指向草丛里的伞哥的化身,“……带上那个杯子好不好?”

看着叶修思索了一阵似乎心里的天平偏向了拒绝的那一端,我立刻补上一句,“那是我从家里带出来的,我妈妈让我一定要带上它,说那个能帮我找到我家在哪。”

这句话似乎说动了叶修,他走过去捡起杯子,把杯子往怀里一揣,“那哥哥帮你拿上杯子,我们现在就去找你家,好不好?”

我仿佛听到在我耳边有“叮”的响了一声,听上去挺像我想象中的网游完成任务时的那种声音。

系统提示:玩家大遗圣音已触发主线任务,请选择【接受/不接受】

这是啥……?!

不过既然在这种时候出现,这所谓的主线任务肯定就是是不是跟着伞哥一起走了,既然我肯定要跟着伞哥一起走,那么……

我果断的点了确认。

然后我听到自己说了一声“好!”,声音十分软萌可爱简直是标准萝莉音,要放在之前我肯定立马可爱想吸,换了现在……

呵,萝莉音。

 

悄悄咪咪附上前文连接

以及总目录

【雷安】安迷修突然发现成长不是个好词汇

成长。成长。

从受精卵到双剑的骑士大赛第五是成长,从懵懂无知的少年到恪守骑士道的青年也是成长,从没有对象甚至惨遭大部分女孩子嫌弃到有了个男朋友并且和男朋友的相处日常被大多数女孩子们津津乐道——也应该算是一种成长吧?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良心隐隐作痛。

说起安迷修就要提到雷狮,从凹凸大赛开赛直到现在创世神和某不知名的厉害家伙私奔了导致凹凸大赛终止进行,雷狮和安迷修已经成功的在所有人的内心中树立起了“这俩货是一对基佬”的印象。

然后雷狮就把安迷修拐去某不知名星球隐居了——据说那是创世神给的奖赏。凹凸大赛三千多个参赛者,最终只有不到三十个人拿到了这份奖赏,安迷修看不出创世神是根据什么标准来发放奖品的,虽说他本人也在这不到三十个人中。

雷狮的奖品是带着安迷修去某不知名星球隐居,安迷修的奖品则是面对面的和那个创世神谈话。出乎意料的,创世神是个相当娇小的小姑娘。以安迷修在凹凸大赛中混迹多年的眼光来看,创世神绝对称得上是手无缚鸡之力了——要知道凹凸大赛中的鸡那也是相当凶悍的。

创世神似乎一眼就看出了安迷修是怎么想的,她手扶额头看起来相当无奈,“收起你那大胆的想法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是怎么想的了。说起来你们这群非人类是不是在凹凸大赛混得太久了都忘记了正常人是什么样的了……”

正常人?

“我就是正常人。除了被安上了个创世神的称号寿命长了点你们都打不死我之外,我是个正常人。回归正题——我找你是因为你是你们这届凹凸大赛里的道德模范,比你那小男友得分高了不知道多少倍啊啧啧,果然你们俩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么互补。”

创世神这么厉害的吗还会读心术??

“对啊我就是这么厉害,好了别说了我现在问你个问题。创世神的奖励——你现在最想知道的一件事。问我的一个问题也可以,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对谁。”

“或者你也可以选择把这个问题储存起来,下一次再见到我的时候再问我。只要你还能认得出来我。”

安迷修选择了储存这一个问题,创世神一边笑着一边消散在了空气中。

她说,“这个世界真好……可惜我不属于它。”

安迷修在她消失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再见”,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再见再见再也不见,也就是说他这剩下的一个问题该不会被创世神吞了从此不还给他了吧?!那可是创世神的礼物啊……!

安迷修有些失落,然后他就看到了雷狮。

这个拐着他走上基佬这条不归路的家伙现在的表情颇有几分古怪,安迷修从他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现在也是这样一幅表情。

最终还是雷狮先开的口,“见到创世神了?”

“嗯,没想到她那么弱。”

“怎么,我们的骑士大人又想去保护弱小了?”

“没。她卷了我的礼物就跑了。”言下之意就是我下次见到她的时候要先让她把礼物吐出来再保护弱小。

安迷修浑然不觉自己的思维模式已经有那么一点开始和雷狮对齐了。

但是雷狮察觉到了。海盗团长心情颇好的扬起了一边嘴角,“喂,安迷修。”

安迷修有些奇怪的看着雷狮,“怎么了?”

“想知道我的礼物是什么吗?”

安迷修诚实的点了点头,下一秒他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座车水马龙的大都市的正中央,身旁站着雷狮,自己还和他手牵着手,十指相扣。

他看到了创世神。

那个小姑娘现在穿着的衣服上画着的人让他很是有些眼熟,尤其是那棕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黑色偏蓝的头发紫色的眼睛……。

怎么看怎么像他和旁边这个家伙。

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创世神。

再然后,安迷修睁开了眼。

身后传来的热量不用想安迷修也知道是雷狮。在安迷修的人生生涯中也就只有雷狮对他这么做过——就算是他的师傅,也最多只是和安迷修并肩睡,两人睡姿都是一动不动直挺挺躺着的那种,要说让他们俩睡成其中一个抱上另一个这种睡姿,还真是有点难度。至于后来进了凹凸大赛之后就更不可能有人可能做到了,凹凸大赛里防范别人还来不及,哪可能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呢。

不过也是没想到他居然还会梦到当时的事情……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久到安迷修几乎要忘记当时发生过什么事。

不过从这个梦看来,他对当时发生的事还是有点印象的。

他依稀记得他当时问的问题是“什么是成长”,而创世神给他的回答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她说,等你晚上就知道了。

等你晚上就知道了。

等♂你♂晚♂上♂就♂知♂道♂了。

……然后安迷修就身体力行的体会了一下雷狮的成长——嗯,技♂术上的。

据说那是创世神的杰作。


总目录走

【雷安】安迷修说这不科学,雷狮说社会你雷总不需要科学

 @烟火人间 哈!小花仙的梗!

 

安迷修一觉醒来,发现有哪里不对。

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的房间里没有挂着花做装饰,自己昨天晚上盖的也是被子而不是叶子。

更何况不管是叶子还是花都明显不是地球上的品种,安迷修在他十九岁的人生生涯中从来没见过这种植物。

更何况就连他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变得不一样了。

虽说还是白衬衫,但安迷修在醒来后的第一秒就发现了自己现在穿着的这身白衬衫和自己以前穿的白衬衫的不一样。

衣服的材质变化十分明显,尤其是对于每天穿的都是从同一家衣服店里买来的同一品牌同一批次生产的白衬衫的安迷修来说。

但这些比起眼前的这个家伙来说都算不了什么。

他所在的房间的门被暴力打开了,再准确些就是被人一脚踹开的。安迷修下意识的坐起并用被子捂住上半身,然后发现自己并不需要这么做。鬼知道他什么时候有了穿着白衬衫睡觉的习惯。

踹开安迷修门的家伙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能被称之为一个人,正常人没有一个会有尖尖的耳朵和那家伙背后的翅膀的。被他扛着的那个巨大的的还闪着电光的锤子坚定了安迷修的想法。这应该是一只精灵,但为什么精灵会扛着锤子半夜来把另外一只精灵的门踹开???

安迷修已经发现了自己同样变得尖尖的耳朵以及身后的翅膀并成功接受了这个设定。

虽然安迷修原本的房间里也悬挂着一对双剑,他还在他十九岁的人生中坚持遵守着骑士道,他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看气质就和自己明显合不来的家伙会在早上一脚踹开自己的门并闯进自己家。

……我告你私闯民宅哦。

但来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扛着锤子走到安迷修面前,嘴角一扯勾勒出三分笑意,“哟,双剑的安迷修还没起床?”

安迷修看了看天色,天空中悬挂着一片黑暗,有几点星光闪烁。

安迷修转头看向那个扛着锤子的家伙,“……在下以为现在还该是睡觉的时间才对?”

来人似乎是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安迷修有点忐忑。难道这里的自己经常和他大半夜的出去玩?!

“是谁昨天晚上大半夜的跑过来把我窗户撬了一脸认真的跟我说‘今晚月色真好恶党我们去散步吧。’的?衣服都没穿好啊啧啧啧,安迷修你还有没有一点身为有夫之夫的自觉了?”

果然。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安迷修的世界观遭到了碾压。

然后他就看着那只有着紫眼睛的精灵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安迷修,你昨天晚上大半夜的把我吵醒总该给我点补偿。”

眼睛挺好看的……不过总感觉这家伙接下来要说的话不会是什么好话。

“我们做吧。”

安迷修的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抄起他放在枕头边的双剑一边一个把那个有着紫色眼睛的精灵钉在了地上,“……请告诉在下你说的做不是我想的那个做。”

紫色眼睛眨了眨,精灵嘴角勾起的弧度充满了兴味。

“就是你想的那个做……这难道不是情侣之间该做的事吗?”

 

有奖竞猜:所以最后原来的雷狮和安迷修到底有没有谈恋爱。

以及总目录

救世主他有特殊的操作

是今天和大队(中的几个人)一起去冰场的脑洞【。】

 @烟火人间   @这里旬默 艾特两位当事人——

当时的情况被我写出来之后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子嘛【。】

 

故事发生在两个人之间,一个立志毁灭世界,另一个立志拯救世界。

按说立志拯救世界的本应毁灭立志毁灭世界的以达成拯救世界的效果,但是在这个故事里——

救世主他有特殊的操作。

 

爱情使人盲目,这话同样适用于我们今天故事的两位主角。一位叫雷狮,另一位叫安迷修。

安迷修是个十分普通的遵循骑士道的傻子,直到他遇上了雷狮。

在遇上雷狮之前他的生活虽然也算得上多姿多彩,从小学开始就因为乐于助人而总少不了各种奖状,现在工作了进入社会了更是活雷锋红旗长挂家门,但安迷修总感觉似乎缺少了些什么。

身为一名骑士,连在童话里他都要打败恶龙救回公主,现实生活中虽然不可能有恶龙给他打败,但好歹生活也不要这么平淡无奇吧?

安迷修曾经一度以为他精彩中透露着平淡的生活会就这么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他遇见了雷狮。骑士拯救了公主却并没有回到王国,公主单身一人回到王国时向国王哭诉那名救了她的骑士被恶龙抓走了。

他从小学的时候开始就隐约明白自己有些特殊,在他师傅日常对他的教导中,骑士道是必不可少的重要东西——但他发现在他的同班同学中似乎少有知道骑士道的,就算是老师在听到他骑士道的宣言时也总是一笑而过,安迷修长大后回想起那个笑容,读懂了里面的几分智商上的优越。

虽然就安迷修自己而言他觉得自己比他的小学老师聪明多了。

而且,恕我直言,我总感觉好像这个世界上所有人我用一只手都能捏死。

安迷修如是说,虽然这一点也不符合骑士道,他甚至不知道这个思想是谁灌输给他的,但他就是有这个想法。它还出现的十分理直气壮,就好像他本就应该这么想,他之前也这么做过很多次一样。

骑士道,骑士道。安迷修默念。

但雷狮和那些人都不一样。

雷狮是他遇到的唯一一个和他一样坚信自己将来一定会成为一名在社会上并不存在的职业——海盗——的人,虽说雷狮所秉承的信念和安迷修所信奉的骑士道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

想也知道,海盗和骑士之间本也就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也不应该有。

安迷修在看到雷狮的第一眼的时候就感觉他和自己很像——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单纯的发自内心的想法。就像先前那个“这世界上的所有人我用一只手都能捏死”的想法一样。

但这并不代表安迷修对雷狮抱着什么好感,骑士对于恶党的态度从来都是要将恶党讨伐的。也只应该是这样。

先前说过,安迷修总感觉这世界上的所有人他用一只手都能捏死,但这并不包括雷狮。

见到雷狮时脑内叫嚣的声音除了讨伐恶党外还有另一个声音,与讨伐恶党的声音旗鼓相当。他很危险。安迷修的本能如是对他说。

——安迷修下意识的忽略了在他脑内呼喊着的,最为细弱的一丝声音。

他是你应该亲近的人。

骑士怎么可能亲近恶党呢。安迷修在那个声音出现的第一个瞬间就把它拉入了永不接听的那个列表。

那么微弱的声音,只要自己不去管它,它很快就会消失的吧。

却没想到那是星火燎原。

 

在雷狮和安迷修见面后像是引发了什么导火索,他们之间的会面越发频繁,程度也越来越深。

从最开始的只是擦肩而过到后来的并肩而行再到之后的合作愉快甚至最后的白头偕老,安迷修始终无法理解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但不可否认的,不管安迷修能不能理解他和雷狮之间发生了什么,那发生了的事情是确确实实发生了的,也不管安迷修在它发生的时候有没有意识到。

就像在安迷修还没有察觉到的时候,他对雷狮的态度已经软化了很多。

从刚开始的戒备到后来的雷狮不在身边安迷修都觉得不自在,这种时候不应该怀疑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而是应该问雷狮你对我们安哥做了什么。

虽然雷狮很有可能不会回复你甚至会掏出雷神之锤把你电成积分就是了。

毕竟立志毁灭世界的恶龙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物,而恶龙也具有龙族共有的特性——对属于自己的财宝尤为珍视。

骑士在恶龙眼里,早就是自己的所有物了。

被掳走的公主也好,被破坏的王国也好,全都是为了让那名小骑士乖乖的自投罗网。

恶龙把骑士圈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眯着眼笑得心满意足。

[猫眼石-伞修]乱世促成姻缘

强行结尾蛤蛤蛤蛤蛤蛤蛤蛤嗝十分开心

反正字数够啦!

然后顺手 @烟火人间 

看蝉儿码文去了溜了溜了

 

“猫眼石又称寻梦石、祝福石,象征爱、力量、希望、祝福和友谊——据说苏大将军身上就有条猫眼石项链。”

“真的啊?”

“真的,苏大将军亲口说的。”

“苏大将军身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女子能进军营本来就是圣上隆恩了,再带饰品不被弹劾才怪了吧。”

“谁跟你说那个苏将军了,另外一个,另外一个。”

“哪有另一个苏将军?现在不就只有苏沐橙苏大将军了吗?”

“小声点,蹲下来点,我给你们讲讲……在很久很久以前,咱们是有另外一位苏将军的——还有另一位叶将军。唉,都是以前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人类和石妖还在互相敌视,大战才刚刚开始的时候,一名叫做苏沐秋的小兵捡到了一块猫眼石。猫眼石是敌方首席将领的本体,苏沐秋凭借这个在潜心研究后一举击溃敌方大将,石妖溃不成军只得和我们签订和平条约,苏沐秋从此出任将军踏上人生巅峰——是不是都以为我会这么说?”

听故事的忙不迭的点头,讲故事的笑得高深莫测。

“你们知道为什么苏将军和叶将军会消失不见吗?——算了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你们肯定不知道,小道消息是他和敌方将领私奔去了,叶将军是敌方派来的卧底,真实身份就是敌方大将军,来源是戴家独女戴妍琦。”

戴家独女戴妍琦,热衷于打听各种小道消息以及八卦,从她嘴里出来的消息十有八九最后都成了真,比如来历不明的那位闲散王爷孙哲平和百花谷谷主张佳乐;比如霸气雄图的那位医师张新杰和他们帮主韩文清;再比如宰相之子喻文州和隔壁国家的某位皇子黄少天。

讲故事的环视四周,露出了一个微笑。

“记住,野史才是正史。”

 

随手捡东西不是个好习惯,一不小心捡回来了个大爷的苏沐秋如是说道。

战争带来的是乱世,枭雄,以及最实际的物价上涨。

前两者对于苏沐秋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影响——至少现在是这样的——毕竟他和自家妹妹生活在京城,而京城大多数时候还是挺和平的,要是连京城都不和平了,他们也差不多可以收拾收拾溜到隔壁国家去了。

所以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生活中唯一需要忧心的就只有物价问题,尤其是像苏沐秋这样的一人养两人的普通中透着点不普通的小老百姓。

本来苏沐秋的工作还不错,在战争开始前那也是一人养两人毫不费力甚至还能存下钱来妥妥的别人家的工作,没曾想战争开始后物价上涨,主家给的工资又少了,家里甚至还多了张嘴要喂,苏沐秋表示累感不爱。

多出来的那张嘴并不是什么婴儿,要是婴儿苏沐秋可能还没那么忧心,毕竟婴儿吃的实在算不上多。

这位大爷,这位在乱世后入住苏家的大爷,是一位青少年。

还是一位和苏沐秋差不多大动手能力却比苏沐秋低了不止一筹的青少年。

苏沐秋一直不是很懂为什么这位大爷明明和自己差不多大却连家务都不会做,并多次向少年抱怨,又不能做家务又不能赚钱甚至不能煲汤我留你有何用。少年瞪大了眼睛,非常不可置信的问他知不知道他叫什么,苏沐秋一脸不屑并表示你叫什么跟我没关系现在是我养你,少年说我叫叶修你给我记好了,说不定将来有一天你还得靠着我的名号活命呢,苏沐秋说你可快省省吧别吹了,一边说着一边记下了少年的名字。

叶修。

还挺好听的,就是有点烂大街。苏沐秋想。

但不管叶修的名字好不好听,叶修在苏沐秋眼里一直是个无回报式投款,直到他在某一天看到了那位大爷的身手,随后觉得自己捡到了个宝——乱世前需要忧心的还只是物价问题,乱世后需要忧心的除了物价问题更多了个人生安全问题。苏沐秋身为一名普通的小老百姓虽说在同龄人中也算得上是健壮了,至少对付几个小混混没什么问题,但要说能摆平所有人,他苏沐秋还没那么自大。

可是这位大爷能。

至少在京城的范围内能。

对于苏沐秋来说,捡回叶修纯属是个意外。就算是个美丽的意外,也改变不了它是个意外的事实。

要说苏沐秋为什么要捡回叶修,苏沐秋表示他真的只是当初看那块石头好看想捡回去做条项链送给妹妹再没有别的想法了——没想到捡回来个媳妇。

石头,更准确的说是猫眼石入手不仅不冰凉甚至还是温热的,苏沐秋以前没接触过这方面,还以为像这种宝石有什么特殊的属性天生就是这样的,也没怎么疑惑就直接带回家了。现在想想那哪是什么特殊的属性,分明就是叶修这家伙的体温。

在苏沐秋把叶修(石头)带回家了之后把它放进了他床头的一个铁盒子里就去做饭了。盒子里装的是制作项链所需材料——没错他已经暗搓搓的为这条即将送给苏沐橙的项链准备很久了。

吃完晚饭苏沐秋就溜回房准备开始制作项链了,没想到盒子里的猫眼石消失不见连个渣都没给他留下。苏沐秋扭头去找猫眼石,在他的床上找到了那块石头。

苏沐秋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把那块猫眼石放进盒子里了的,他在出房间门之前还特意确认了一下。那为什么这块猫眼石现在会到了他的床上他本来平平整整的床单还有了褶皱……?

然后苏沐秋知道答案了。

那块猫眼石,那块他就要做成项链送给妹妹的猫眼石,在他面前砰地一声变成了人。

一个男人。

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

一个没穿衣服紧闭双眼的男人。

而且还是砰地一声自带音效和特效然后变成了一个男人。

苏沐秋竭力让自己的思维不往怎么洗床单上面跑,这大变活人的戏码是典型的石妖作为他现在应该依照人与石妖间的相处法则迅速把这家伙绑起来然后上交官府,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讲故事的被发现了。

【雷安】理性讨论大雷大雨的必然联系性

如题,之前a区这一片都是大雷大雨一起的对吧?谁能告诉我最近他们怎么突然开始分层了???光下雨不打雷光打雷不下雨很好玩???

以前你们两位大佬不都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吗???

————0L 为什么打雷还要上体育课————

 

????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晴天霹雳了吧。

————1L xxx————

 

????

打雷就要下雨下雨就要打雷这不是常识吗

怎么还单独开了一楼来问呢

————2L xxx————

 

一看ls就不知道a区

和它神奇的风俗

————3L 给a区大佬递茶————

 

一看ls就是个有故事的人

说出你的故事

————4L xxx————

 

我、我有什么故事

要讲故事也该讲大佬们的啊

比如前十大佬们的爱恨情仇

尤其是auto扛把子社会你雷总和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前五里的那股清流。

————5L 给a区大佬递茶————

 

hhhhhhhh楼上这码打的毫无诚意,顺便我总感觉第二和刚入学那个新生之间有什么奇怪的关系

————6L xxx————

 

停停停,回来回来

我就是想问第四第五他们俩发生了啥

之前不是他们俩一见面就冷嘲热讽打起来就狂风暴雨的吗

现在怎么他俩一见面就一起消失不见还雷雨分批来袭???

还有这种操作的吗???

(虽然我也总感觉第二和新生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呵,AO。

————7L 为什么打雷还要上体育课————

 

所以没人解释一下一打架就狂风暴雨这个诡异的设定吗???

哇 一打架就暴风雨 岂不新代雨神

————8L xxx————

 

ls是二楼那位吧。

auto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这里的人大多都有点特异功能。

比如说第一那位,天才典范,九岁觉醒连连跳级。

比如说第二,每天早上早早起床只为写作学习读作凹造型。

比如说第三,和夜色融为一体,据说至今都没人知道这家伙究竟是A是B还是O。

比如说第四第五,一打架狂风暴雨再狠点直接能给你打出台风,前几天台风四连击估计跟他们脱不了干系。

————9L 理性讨论auto大佬————

 

至于为什么这次雷雨分层

……

大概是第四对第五做了什么吧

————10L 理性讨论auto大佬————

 

……妈耶

————11L xxx————

 

我靠安雷不服为什么不能是第五对第四做了什么!!!

————12L xxx————

 

亲眼见到第四第五从器材室里出来的举手

君不见当时第五耳朵那个红的哟,简直想唱首夕阳红

————13L xxx————

 

对对对衬衫扣子还扣错了一颗

————14L xxx————

 

然后第四一看就心情愉悦啊

甚至哼起了小曲——

————15L xxx————

 

?!?!

和第四一个班了这么多年,基本上就没听过这位大佬在音乐课上出过声

唯一的一次好像还是因为第五开学的时候看着他唱了首让我们荡起双桨,然后这位大佬回敬了第五一首套马杆。

……别说还挺好听的【。】

————16L 雷雨交加————

 

……妈耶。

想说羡慕ls那位能和第四第五同班,再想想他们日常画风

突然开始庆幸不和他们同班了【瑟瑟发抖

————17L 给a区大佬递茶————

 

对啊!!!

这两位最近还好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都挺相安无事甚至有种淡淡的暧昧氛围环绕在他们周围但是他们以前可不是这个画风的啊!!!

一节课至少怼对方三四次,短课间就嘴架长课间他们能直接给你整出一场雷阵雨来——

室内打伞会长不高啊喂!!!

……不过auto这边排水功能好,每次下雨也没淹着书啊什么的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开学的时候老师提醒我们要做好防水措施了。

不看.jpg

————18L 雷雨交加————

 

ls大佬!!!

到底为什么最近都雷雨分层了啊!!!

————19L 为什么打雷还要上体育课————

 

啊,你问理性。

他比较擅长这个。

————20L 雷雨交加————

 

有人叫我?

要问雷雨分层?

那你们别插楼啊。

————21L 理性分析auto大佬————

 

好好好!

给大佬递茶!

————22L 给auto大佬递茶————

 

故事主人公打个码,L和A

大家都知道L有个锤子被他叫雷神之锤,A有双剑被他叫冷热流,对吧?

根据在下多年的观察分析,雷神之锤和冷热流并不是L和A中二病发作的产物。

在下曾经偷偷靠近过LA打架现场,空气中可以明显感受到温度的差异。

冷流附近明显较冷,热流附近明显较热。

而冷热气流对撞会产生什么呢?

地理课上我们学过一个叫对流雨的东西。

对没错就是会产生那玩意儿。

————23L 理性分析auto大佬————

 

至于雷神之锤,根据在下的推测那应该是由某种电的良导体制成的。可能L在上面做了什么特殊的操作让那玩意儿能放电,从而在和A的小范围打架中制造出雷电效果。

台风的问题和我接下来要讲的干打雷不下雨的问题属于同一类别——可能你们都不知道,根据L的弟弟K亲口爆料,L和A身上都曾经不同程度的散发出信息素。

L是A这是公认的事实了吧,那各位不如来猜猜A是A还是B还是O?

别猜了。O。

想不到吧,我也很惊讶我也很意外我也觉得很刺激。

LA亲口认证。A是O。【怎么感觉那么诡异

所以不可能是第五对第四做了什么,O对上A还是第四那样的强A妥妥的吃亏啊。

————24L 理性分析auto大佬————

 

重点来了。

别人家的信息素最多能撩个人充当下空气清新剂,可LA他们的信息素与众不同一股清流。

他们的信息素,一个能引雷,一个能加强引雷效果。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所以这就是雷雨分层的原因啊,L对A做了什么,信息素飘出去引了雷,A的冷热流没发挥效用,所以光打雷不下雨。

至于后来的下雨,大概是A被L做了什么之后开始追杀L了吧。

呵。AO。

————25L 理性分析auto大佬————

 

 

一篇一点也不好笑的论坛体……!

关于信息素的全是我瞎逼逼的,不过雷雨分层是真事。

就在今天,楼主的ID也是我的怨念集合啊,为什么都打雷了还要上体育课!

所幸后来还是下雨了,开心。

【宋词百首】目录汇总

完结撒fa完结撒fa!

在一堆十分正经甚至带点虐的标题中间我的蓝精灵可以说是一股清流了【小声逼逼

烟火人间:

www非常荣幸参加这次联文!!!拉低质量什么的肥肠抱歉_(:з」∠)_我尽力了……然后就是你们好像看不见我后期编辑上去的文?????我明明发了的——

半叶·夜殇_壬迩亡梓:

又是半叶的搞事现场——

  

完结撒花!半个月的时间,经历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事情,词牌名联文终于是结束啦,辛苦这一次来参加联文的各位太太!由于联文临近开学,也有一些太太来不及参加的,也说一声谢谢啦w

  

和以前一样都会有个目录归档汇总,辛苦 @莳静.AgNo³ 和 @诺水素清·2018年6月26日见 的整理和帮忙呀——

  

——————————————————————————

  

【南歌子/喻黄】黄沙玉柳 by: @星娥娇 

  


  

【阳关曲/双花】桃花落阳关 by: @星娥娇 

  


  

【忆少年/楚苏】杀死爱情 by: @Miss.Water 

  


  

【浪淘沙/黄喻】Almost lover by: @Miss.Water 

  


  

【莺啼序/韩周】人乍还 by: @莺初啼 

  


  

【苍梧谣/双花】溪山梦 by: @风是隔岸花 

  


  

【梦横塘/双叶】原谅我不懂你的悲伤 by:  @鹤川游夏 

  

 

  

【踏云行/喻黄】黄侠客游记 by: @"  知向洛染柒山雪。 

  

 

  

【兰陵王/邱叶】柳 by: @白邬骋w 

  

 

  

【西江月/叶蓝】人间几度秋凉 by: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浣溪沙/双花】当时只道是寻常(上) by: @冰糖橙 

  


  

【青玉案/韩伞】背后 by: @墨惜语 

  

 

  

【闲中好/伞修】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 by: @大遗圣音 

  

 

  

【虞美人/双花】霸王别姬 by: @墨惜语 

  

 

  

【花犯/双花】花犯 by: @酥叽汪。 

  

 

  

【羽仙歌/伞修】正当少年时 by: @清岚-抽不到青行灯不改名 

  

 

  

【鹊桥仙/韩张】最简单的爱情 by: @祁生 

  

 

  

【画堂春/周叶】堂前燕 by: @🍃护城河Val🔫 

  

 

  

【双双燕/周喻】天光 by: @芥子纳须弥 

  

 

  

【玉京秋/周江】渡我入秋来 by: @鹤舞天沨 

  

 

  

【点降唇/楚苏】点降唇 by: @_莫妄_ 

  

 

  

【飞雪满群山/喻黄】飞雪满群山(上) by: @_莫妄_ 

  

 

  

【高阳台/邱非.叶修】高阳台 by: @醉别西楼 

  

 

  

【解连环/叶蓝】解连环 by: @王氏清墨 

  

 

  

【归国谣/杜柔】故园无此声 by: @🍃护城河Val🔫 

  

 

  

【诉衷情/方王】日暮回家[图,流量党慎] by: @白团子 

  

 

  

【丑奴儿/伞修】不负青山约 by: @烟火人间 

  

 

  

【菩萨蛮/张楚】人人都说江南好 by: @棠棣_繁花落尽子规啼 

  

 

  

【城头月/喻黄】城头月 by: @秣僚 

  

 

  

【苏幕遮/伞修橙】好梦留人睡 by: @棠棣_繁花落尽子规啼 

  

 

  

【瑞鹤仙/林方】陋梦 by: @lucidly candy 

  

 

  

【九张机/叶蓝】荔枝散尽复拾来(1) by: @一只好鸟 

  

 

  

【满庭芳/喻黄】仗剑行 by: @凛渊 

  

 

  

【醉太平/韩张】斜阳暮寒断春残 by: @魏安斜教的小姑凉 

  

 

  

【渔家傲/韩张】长舟浪破逢丘路 by: @新茶客人 

  

 

  

【阮郎归/喻黄】难渡 by: @风应有语 

  

 

  

【鹧鸪天/修伞】半死桐 by: @冰雪雨夜 

  

 

  

【扁舟寻旧约/王喻】忆旧游 by: @长安常玦 

  

 

  

【少年游/双鬼】并刀如水 by: @君瞳 

  

 

  

【水调歌头/喻黄】幸得相逢 by: @烟火人间 

  

 

  

【金缕曲/楚苏】金缕曲 by: @甘棠 

  

 

  

【水龙吟/喻黄】水龙吟(上) by: @沧冷。 

  

 

  

【谪仙怨/双花】 by: @程域 

  

 

  

【云淡秋空/周黄】柳梢青 by: @君瞳 

  

 

  

【红杏泄春光/喻黄】不负河山不负卿 by: @"  知向洛染柒山雪。 

  

 

  

【满江红/伞修】凶 by: @莳静.AgNo³ 

  

 

  

【花非花/伞修】花火 by: @芥子纳须弥 

  

 

  

【喝火令/双花】饮火思源(上) by: @之丧。 

  

友情附赠下篇(「・ω・)「:饮火思源(下)

  

 

  

【东风第一枝/喻黄】东风第一枝(上) by: @是声 

  

 

  

【霜天晓角/双鬼】 by: @容长悦 

  

 

  

【云抄令/叶蓝】君心似明月(上) by: @白紫色 

  

 

  

【步虚词/张安】神的声音 by: @叩笙令 

  

 

  

【六幺令/喻黄】远在北方孤独的鬼 by: @狐三大人.     壬迩亡梓 

  

 

  

【子夜歌/韩张】吾与谁归 by: @南归为珺 

  

 

  

【蝶恋花/双鬼】红莲 by: @洛薰__淡圈的咸鱼 

  

 

  

【如梦令/伞修】少年时 by: @微笑之溪 

  

 

  

【晴色入青山/翔橙】行歌 by :@唐菓 

  

 

  

【乌江啼/江周】昀梦 by :@凛渊 

  

 

  

【潇湘逢故人慢/韩张】非故 by :@诺水素清·2018年6月26日见 

  

 

  

【江城子/修伞】岁月缝花 by :@霜落蒹葭 

  

 

  

【不如归去/修伞】半阙流年(长图流量党慎) by: @江湖酒 

  

 

  

【扬州慢/谦喻】梦扬州 by: @音殇七城 

  

 

  

【八声甘州/叶橙】故城杏花雨 by :@鸢尾开时 

  

 

  

【如此江山/修伞】半阙流年 by :@江湖酒 

  

 

  

【琵琶仙/张楚】 by :@容长悦 

  

 

  

【卜算子/伞修】 by: @所以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个神经病 

  

 

  

【清平乐/江周】 by: @所以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个神经病 

  

【雨霖铃/韩张】秋雨 by :@冰雪雨夜 

  

 

  

【荷叶杯/修伞】记一次梦会男神 by :@大遗圣音 

  

 

  

【杏花雨/韩戴】 by :@暮雨晨风 

  

 

  

【昼夜乐/叶黄】翻个牌呗 by :@帅破天的晨辞拒绝重名 

  

 

  

【西湖月/伞修韩叶】凤凰花开 by: @祈晟祈晟 

  

 

  

【天仙子/伞修】如仙 by: @狐的微语 

  

 

  

【芳心苦/双花】你在便是归处 by :@狐的微语 

  

 

  

【应天长/叶王】百焰 by: @秣僚 

  

 

  

【玉蝴蝶/叶橙】玉蝴蝶 by :@复制猫 

  

 

  

【定风波/王乔】煮酒(上) by :@疏篱 

  

 

  

【御街行/】御街行 by: @今阳 

  

 

  

【临江仙/魏琛】临江仙 by: @i梨花卷 

  

 

  

【漏更子/谦喻】雪,雨,轮回。by :@白邬骋w 

  

 

  

【凤凰台上忆吹箫/喻黄】折柳 by :@方糖块儿 

  

 

  

———图———

  

 

  

【烛影摇红/周叶】(图)by: @彡彡 

  


  

【千秋岁/伞修】(图) by: @日常吸苏的千秋碎 

  


  

——————————————————————————

  

之后依然会有不定时掉落的长评……吧。

  

目录中没有补档的请尽快补档,超链接出现故障的也要及时通知半叶。

  

最后再一次感谢参加了词牌名联文的大家!!!!!

  

【小声】如果对后续的联文还有兴趣的,可以加入我们的联文企划群——564445062还有很多企划在招人呢w

 

埃米至今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天安迷修没去上学。

是迟到的卡卡生贺……cp向卡埃。一句话雷安不打tag——

然后如果有脑回路能跟我对接的欢迎猜一下这篇设定是什么呀!猜对有奖【。】

 

今天是卡米尔的生日——九月五号。

也是他们正式开学的第一天。

拜台风四连炸所赐,卡米尔的初二生涯还没开始就差点结束。严格来说其实这件事还要怪雷狮,毕竟如果不是他又双叒叕跑去调戏安迷修他俩也就不会又打起来,不会打起来就不会有台风四连炸,更不会有雨天里的那一串差点没把卡米尔的学校给炸了的雷。

不过对于底线雷狮和蛋糕的卡米尔来说——管他的呢,大哥开心就好。

……卡米尔看着在自己面前的已经锁上了的卧室门,又想想之前被雷狮骗着和他拼酒的后来被雷狮抗进主卧的安迷修,放弃了进去拿钥匙开客房门的想法,转而忧虑起了怎么安顿埃米这个问题。

虽说更准确的来说是怎么把埃米合情合理的骗进自己房间和自己一起睡就是了。

让人回家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埃米由于积分不够,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只能选择当个住校生,而学校门禁已经过了,被保安抓到的话又要被念叨好一阵子。

至于睡沙发……卡米尔表示自己好不容易才把暗恋对象骗来自己家,不做些什么可不符合雷狮海盗团的利益准则。

于是——

“埃米。”

“啊?”

“来我房间睡吧。”

 

卡米尔的房间很大,这是埃米在进了他房间后的第一反应。

与之相对应的是卡米尔房间里的床。妥妥的双人床标准配置,枕头本应有两个,现在却是一个靠在床头另一个不见踪影。也不知道卡米尔一个人为什么要睡那么大的床,不过管他的呢。

卡米尔正在翻箱倒柜的寻找睡衣,他本人是不怎么喜欢穿着睡衣睡觉的——先前在大赛中没这个条件,现在则是因为要早起“偶遇”给自家老姐买早餐的埃米,再顺便给大哥买早餐。因此,卡米尔一向是习惯于穿着他惯常穿的那套衣服中的里衣睡觉的。大条的红围巾和压低的帽檐是为了防止打哈欠和补眠时被人发现,相当好用的配置,卡米尔亲测有效。

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卧室里没有睡衣——他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他还是买过一套情侣睡衣的。

在卡米尔寻找睡衣的时候,埃米已经悄悄咪咪的坐在了卡米尔房间中的那张大床上了。柔软度max的床总让人有种躺上去的欲望,埃米也不例外。

尤其是在参加了卡米尔的生日聚会后,被强灌了几杯酒的埃米已经有点晕晕乎乎的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躺上去,埃米就几乎立刻抵挡不住如潮水般涌来的睡意了。

一个芒果、两个芒果蛋糕、三个卡米尔……

当卡米尔终于翻出了那套情侣睡衣的时候,埃米已经睡得很熟了。

卡米尔愣了一会,用无定之躯调轻自己的体重,悄无声息的走近埃米。

围巾解开、帽子摘掉、外套脱掉。

抱起埃米帮人除去身上衣物,脱到裤子的时候卡米尔稍微顿了一下,随即像之前一样扒掉了埃米的裤子。

非常好心的留下最里层衣物没有脱下来,卡米尔将埃米放到了床的内侧,自己躺在了埃米身旁,手仍旧占有欲十足的将人搂在怀里。

至于第二天早上起来怎么解释——管他的呢。

在雷狮身边耳熏目染了这么久的卡米尔,可是一点也不缺海盗精神的呢。

趁人之危趁火打劫这种事,海盗做起来可是不会有半分犹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