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写在前面手动高亮加粗!
一起联文的同好是世界的瑰宝!就算拖稿也是!
对没错迟蝉蝉就是世界的瑰宝!

业余写手段子手,学生狗。
艺术来源于生活。

2017小哥&大孙生贺

故事是怎么开始的并不重要。

我这么想着。

吴邪和张起灵肩并着肩坐在一起,吴邪的旁边是胖子,张起灵的旁边是黑瞎子,黑瞎子的旁边是解雨臣。

胖子的旁边是两个他们都不认识的男孩,据他们自我介绍那个扎着小辫子的叫张佳乐,另一个叫孙哲平,两人据说已交往。

哎,真好。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很好,打闹欢笑毫无顾忌,一看就是太平世里养出来的孩子。

王胖子说以他多年单身狗的眼力能看出来他们会一直一起走下去,黑瞎子仗着自己和齐铁嘴同姓也想来凑这个热闹,被解雨臣一手机糊在了桌子上。

几个人聊天聊地也不知道在聊什么,坐不满一圈的桌子旁欢声笑语。不知是谁从哪里摸出了一副牌,张佳乐看着那副牌提议玩国王游戏,得到众人一致同意。

张佳乐当晚的运气一如既往的差,孙哲平不知道是不是呆在张佳乐旁边太久了吸多了非气今天的运气也不是很好,倒是吴邪今天的运气出乎意料的好,连着好几局国王都是他。

第一局的受害者是张起灵和胖子,张起灵被要求公主抱胖子,黑瞎子看着张起灵隐隐约约黑了几分的脸,意味不明的笑了几声,并掏出了手机留下了这具有纪念性意义的时刻。

第二局的牺牲者换成了解雨臣和黑瞎子,两人被要求合唱一首威风堂堂。吴邪一看是他俩唱还一脸笑容的补充了个一定要是日语原版的要求,直把解雨臣气的想打人。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胖子打开了手机录音,解雨臣揉搓手机上那朵粉红小花吊坠的样子像是要把它当成吴邪搓碎,张佳乐倒在孙哲平的身上几乎要笑到窒息,张起灵打开了吴邪手机上的酷狗音乐。

唱完一曲后解雨臣诡异的平静了下来,朝着黑瞎子露出了一个阴测测的微笑,黑瞎子凭着自己多年经验成功解读出了解雨臣微笑中“今晚别想上我床”的意味,并哀嚎一声试图抱紧媳妇儿大腿,未果。

再下一局吴邪依旧是国王。张佳乐盯着他那个随时随地可以反射出智慧之光【本人语】的发型,开始思索自己回去要不要也剃个这样的发型求转运。

然后他就看着吴邪笑得一脸人畜无害,“哎呀呀又是我当国王啊?那么,3号和7号交换一下身上的行头吧。注意,是所有行头啊。” 张佳乐看了眼自己的牌。3号。

很好,他现在开始期待7号是谁了。

然后抬头就看到解雨臣摇晃着手中的7号牌笑容中满满的都是和吴邪如出一辙的人畜无害。 沃日,张佳乐觉得自己一点也不想和这家伙组双花。

……为什么我会有这个念头?

思绪一闪而过来不及让人深究,远方的迷雾中有黑影闪过。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笑着提议,“就乐乐那身衣服哪里够玩,咱玩就玩个大的。百缭的cos服怎样?”

“可以啊……”张佳乐下意识地应了声,说完后才反应过来,“等等,这儿有缭缭c服吗?”

“有啊,可不就在那儿吗。”孙哲平指指张佳乐身后,迷雾散开了些。

百花缭乱垂首静静的站在那里,他身旁的迷雾聚散间隐约露出了一把重剑。

下一秒重剑挥动,百花缭乱扔出了一颗烟雾弹。迷雾中传来替换弹夹的声音,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张起灵等人,而是孙哲平。 “繁花血景!”他大叫,“趴下!”

重剑拦腰斩来,斩过一滩空气,狠狠地撞上了桌子。

一声巨响,落花狼藉后退几步,桌子安然无恙,烟雾散开了些复又聚拢,孙哲平看到了百花缭乱的眼睛。

红的。

张起灵不知从哪儿抽出了他的黑金古刀,在桌子上一个借力后跳起,刀刃微微倾斜挡开百花缭乱射来的僵直弹,朝着落花狼藉砍去。

目标是他的脖子。

却没有得手。

伴随着被它的主人掷来的是吴邪的一声大吼。具体内容病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它成功地阻止了张起灵的动作。

黑金古刀却还是在落花狼藉的左手上算不得轻的划过。

我的眼前一片模糊,烟雾剧烈地涌动了起来,最终吞没一切。

却也不是一切。

滴、答。

有什么东西滴落了下来。

带着点温度,带着点粘稠,带着点腥味,带着点颜色。

红的。

是血吧。

多次经历带来的肯定将疑问句沉淀成为肯定句。

是血?

不愿接受的疑惑。

“玩够了吧。”

无意识的勾起唇角,“……玩够了。”

故事的开始并不重要。

……真的不重要吗?

【宋词百首之闲中好/伞修】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

蓝精灵这首歌相信许多人都听过,对那个调调更是不会陌生。
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蓝精灵这种神奇的物种是真实存在着的——就是很难才能见到就是了,而且和动画中的那些短小精悍的蓝精灵长得也不甚相同。
不能通过暴力手段,科学也解释不了,传说中只有有缘人才能到达的地方——蒙达鲁克硫斯伯古比奇巴勒城。
是的没错,就是那首流传甚广毒性甚强的达拉崩吧里国王所在的城市。
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但那座城市的的确确是真实存在着的,当然也包括那个王国。
王国欣欣向荣,平民百姓幸福安康,整个王国完全就是中国古代历代封建王朝中的梦想帝国。
如果忽略掉里面居住的人都多多少少有些不正常的话。
事实上整个王国的设定比起普通国家来更像是现代网文中的常见大陆,龙族魔族天族人族精灵侏儒等等各种杂七杂八的人或非人全都是处于一种混居的状态中,虽然王室大多都是人类,但也不排除有些皇子皇女叛逆想找个非人族联姻——历代国王也大多都不会特别反对。
这也就造就了现在的蒙达鲁克硫斯伯古比奇巴勒城,或者说是皇都里的有着皇室血统的“人”实在是千奇百怪无所不有,囊括了这个帝国里的所有物种。
就连在王国里最少露面的精灵都有不止一个不止一种,虽说他们看起来并不怎么和谐就是了。
而我们故事的主人公也正是出自这一群人与非人中的。

叶修,年方十八风华正茂【⬅自认为】,现在感到他的世界观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只是被同学拖出去徒了个步顺便准备露个营,一闭眼再一睁眼就一不小心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还是那种明显不怎么正经的世界。
叶修看着身旁的一丛丛足足有两个他那么高的蓝色灌木丛,再看看有他一个手掌那么大的剑状健壮生长着的不明植物,深刻地怀疑起了自己生命的前十八年中接受的唯物主义教育。
他身为一名活在党的红旗普照下的五好青年,可从没想象过有一天真能见着这个和他在笔下yy出来的世界差不多的景象。
包括眼前这个耳朵尖尖瞳孔碧蓝的……人?
眼前这个人——好吧我们先暂且称他为人,虽然无论从容貌还是特征上他都更偏向于传说中的精灵,无论是从那对尖耳朵还是矫健的动作上来看都是如此。
但无论是那名精灵脸上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亦或是他对待叶修亲近的态度都让叶修有些疑惑——这真的是一般设定里的待人冷漠不谙世事的精灵吗?
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但这并不妨碍他心直口快的问出了他十分好奇的那个问题。
“那个,你是精灵吗?”
精灵微笑着点了点头,“是的。你好,我叫苏沐秋。”
叶修十分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能听懂精灵说的话,而精灵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迈步向某个不知名方向走去的同时脸上依旧挂着那幅微笑,“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像你这样突然出现在我们这里的人,有一些和我们联姻了,有一些回去了。我们从和我们联姻的那部分人中得知了你们的语言。”
叶修十分惊讶并试图跟上苏沐秋的步伐,精灵的步伐干脆利落速度也快到不行,还好这里的地形不算崎岖,叶修这个大龄宅男才能勉强跟上。
但这并不能阻止叶修了解这里的情况——而了解情况最好的方法自然就是问问眼前这个似乎很六的精灵了。
“那个……你叫苏沐秋对吧?”
“嗯。”
“叶修。和你们联姻了的人类能生孩子吗?生下来的孩子是什么样的?”

苏沐秋脚步不停,伸手拨开一丛灌木丛,“和你们一样,都是承受的那个生,一般样貌会是两人综合,种族一般是随机的。”
叶修暗自咂舌,感叹这世界果然神奇莫测,却突然发现了苏沐秋话里某些不怎么对劲的地方。
“承受的人?”一般不都是说妻子或者老婆吗,难道……?
苏沐秋看上去似乎并没有怎么接受到叶修的脑电波,非常自然且理所当然地点点头,“是啊,承受的人。唔,按照你们的话来说似乎是受?如果是男女的话非常方便,男男或女女的话要想有孩子还得专门去找孕果……自然的孕树生长出来的孕果效果是最好的,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拿到就是了。所以王国的科学家们特地研发出了人造孕果,就是效果不如自然孕果就是了。”
“啊……”叶修很给面子的稍微表示了一下惊讶,事实上这种东西他并没有怎么少接触,甚至还可以称得上圈内大佬,本人也是个gay。什么ABO哨向,BL GL也都基本称得上家常便饭,甚至生子文他也在早年不小心点进去看过——然后就留下了阴影。当时还在庆幸还好自己这个世界不能生孩子,没想到换了个世界居然同性之间也能生孩子了。
苏沐秋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其实他们还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还要数女男,还要先去找专门的大医院先去注射信息素,转换完成之后才能要孩子,还必须要对信息素适应良好才行。”
嚯,连ABO都给整出来了,这里的科学家真是聪慧……下个该是哨向了吧?
“哦,不过转换过后受每个月都会有的发情期十分麻烦,整个人也会变成身娇体弱易推倒那种,有些不想经历那个的人也会选择去注射另外一种信息素,注射后会依照自身情况分化成两种人。一种身强体壮,另一种精神力量非常可观。”
果然。
“不过无论是哪种人在我们这里都是非常普通的,如果有任何生物不尊重他们,国家都会给予他们制裁。”苏沐秋的表情看上去有几分古怪,估计是没见过叶修这种反应,说完后犹豫着又补了句,“不过看你的反应……适应良好啊。”
叶修随意地笑了笑,“哥怎么也算得上圈内大佬,怎么着也不能对这些设定接受无能啊不是?”
在他说完这句话后两人,更准确的来说是一人一精灵就陷入了一种非常尴尬的沉默中。叶修是在思考,苏沐秋看起来则是在寻找着什么。叶修看着苏沐秋的侧脸,心想精灵美貌果然名不虚传,这家伙要放在他的世界那绝对是个祸国殃民的小妖精。
不过这个祸国殃民的小妖精似乎是迷路了——在叶修跟随着苏沐秋第三次转过同一棵大树后叶修确定了这个想法。而苏沐秋似乎也察觉了自己找不到路,在非常严肃的思索了一会后盯着叶修开了口。
“叶修,你晕机吗?”
“……蛤?”
等叶修察觉到苏沐秋想干什么时苏沐秋已经下了决定,看着叶修的眼神里都带着几分打量似乎是在思索怎么抱着家伙比较省力。
“等等。苏大大,咱们慢点来——喂!”
叶修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沐秋一手抄膝一手抱肩的抱了起来,很好,标准的公主抱。
苏沐秋看上去犹有余力,把叶修往上颠了颠甚至抱着他转了个圈,开口却带着几分嫌弃,“叶修你怎么这么重,说吧你吃了啥增肥这么厉害。”
“嫌我重你就把我放下来啊——喂有话好好说不要直接起飞!”
苏沐秋双眼微闭看上去很有几分享受——不是很难看出,光是那双平贴下去尖耳朵就足以看出他的舒适了。
……等等精灵的耳朵还有这种功能的吗?!
不过叶修现在并不怎么想管这些,光是被人,重点标志还是一个大男人,好吧大男精灵公主抱还在天上飞——饶是一向贯彻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原则的叶不羞都感觉自己有些接受无能。
好在苏沐秋并没有飞多久,事实上精灵在极快地确定方位后就已经开始逐步下降,虽然这下降的速度实在是有点不满足逐步这个形容词,带来的失重感让叶修紧紧地环住了苏沐秋的脖子。
苏沐秋的目的地赫然是森林中的一片空地,空地中还有一群人,似乎是等待已久的样子。
说是空地里等待已久的一群人,事实上这是为了方便称呼。
毕竟苏沐秋的小伙伴们实在是称得上品种多样了——瞧瞧这都是什么,最普通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手持十字架的女装大佬,还有两个扛着手炮的妹子其中一个似乎还是精灵,一个神色猥琐的一袭白衣的家伙,一个一身黑袍也是一脸猥琐,头上有犄角就是不知道身后有没有尾巴。etc。
苏沐秋把叶修放了下来,“人都到齐了?都到齐了就走吧。”
那个一袭黑袍的一听苏沐秋说出发就立刻凑到了他身边,朝着叶修的方向挤眉弄眼,“诶老苏,这家伙是谁啊?”
苏沐秋无比淡定地瞥了他一眼,“忘了介绍了,这我媳妇,你们的队长夫人。”

太可怕了我得跑。
叶修睁开了眼。
苏沐秋赖在他的床上睡得安稳,叶修表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确认了他的耳朵还是正常人的耳朵后心情复杂的思考起了人生。

2017楚云秀生日贺

什么样的偶像什么样的粉,这句话并不是无的放矢。
比如兴欣的那谁谁,粉丝日常不要脸开嘲讽甚至敢和本人抢boss。
比如蓝雨的那谁谁,粉丝日常发微博都必满140字上限。
比如霸图的那谁谁,粉丝日常作息那叫一个规律,全明星票数一路飙升都可能只是粉丝们刚睡醒。
比如百花转霸图的那谁谁——咳,这个我们就不说了。
但我们今天要讲的,不是那谁谁,不是那谁谁,也不是那谁谁,更不是那谁谁。
今天的故事,是关于楚云秀和苏沐橙这对联盟女神之间自我消化的典范。

故事发生在荣耀历2o06年,楚云秀遇到了苏沐橙。
两人本体都是巧克力,区别是一个是甜巧克力一个是苦巧克力,在当时这两种巧克力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非常水深火热了。
可两人都不是在意这种事的人——苏沐橙是因为被哥哥捡回家的大嫂本身就是苦巧克力,而楚云秀则是因为从小到大接触的网友全都是非常好的甜巧克力。
但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楚云秀在遇到苏沐橙的时候其实是在山林里迷路了。
楚云秀在遇到苏沐橙之前是和同学们一起出来徒步,没想到一个不小心迷路了,在山林里从早上转悠到晚上,也幸好本体是身为相对更能吃苦耐劳的苦巧克力才没直接瘫在一个地方不想动。
好巧不巧,楚云秀和她的一干苦巧克力同学来徒步的山林刚好就是苏沐橙苏沐秋以及叶修目前居住的山林。
事实上在楚云秀她们一拨人之前也不是没有过其他人来这里徒步,每次苏沐橙都严格遵守苏沐秋的要求,一有人就躲起来,没人了就继续玩。
可是这次……
苏沐橙暗中观察这个在她和哥哥的山林里转了一天的人,那人身上飘来的苦味让她感觉有点舒服。
唔……这个人和嫂子一样呢。
都是一个人在林子里转了特别久都不出去……
所以她这次和哥哥一样把这个人带回去也没什么关系的吧……?
苏沐橙非常愉快的就这么决定了,并小跑几步绕到了楚云秀前方,爬上树后又猛的从树上扑到了楚云秀身上。
楚云秀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上一重,背上散发出了丝丝甜香。耳边响起的声音软软糯糯,“小姐姐你好漂亮!来我们家好不好!”
楚云秀有点懵,“……你能不能先从我背上下来?”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个小萝莉。
一个冲她笑的三分期待七分不好意思九十分可爱的小萝莉。
楚云秀觉得自己在那一瞬间要叛变去甜巧克力的阵营了。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llywqehdloyhsadociqndwc
……在苏沐橙看来就是这个她刚认识的小姐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脸激动,并艰难的点了点头。
但这并不妨碍她小小的欢呼一声,转头朝她家的方向跑去,同时还不忘拉上楚云秀。
从此奠定了楚云秀成为一名比甜巧克力都甜的苦巧克力的基础。

——来自一名不是甜巧克力胜似甜巧克力的楚苏粉报道。

所以文字泡到底是不是泡

2017烦烦生快!!!
虽说没赶上零点吧但还是十七岁生日快乐www
在外面疯狂码字,网不好发了几遍都没发上去orz

剑圣夜雨声烦的必需品是什么?
是文字泡。
无论你的操作有多么高端,无论你叫什么来自哪里,无论你的装扮是怎样的,只要你没有剑圣的话量,你就成不了黄少天。这是万千荣耀粉的共识。
当然也包括黄少天和喻文州。

众所周知,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土生土长的蓝雨人,平时秀恩爱聊天什么的简直不要再方便。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在一个夏休期出柜的。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当时他们的本意其实只是想回去带点特产,在带特产路上就顺便准备在g市再逛逛,这一逛就刚好看到了喻文州的父母。
好巧不巧的他们那天还刚好穿的是情侣装,撞见黄少天父母的时候喻文州刚好咬了一口黄少天的棉花糖,向黄少天露出了一个几乎能挤出水来的微笑。
但这并不是我们今天的重点。
故事发生在喻文州和黄少天出柜了的第二天,黄少天揉着眼睛把自己从喻文州的床上拉起来,感慨人生美好感慨父母慈祥感慨鸟语花香感慨自己终于亲眼见到了传说中的文字泡。
……等等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黄少天看着那个突然出现在喻文州床上的夜雨声烦同款文字泡发呆。
文字泡扭了扭,抖了抖,一个发力从喻文州的床上蹦了起来,飘在半空中缓缓地刷新出了一行字。
「黄少你不要这么看着人家啦喻总还在你旁边呢人家怕给喻总戳泡灭口啦⁄(⁄ ⁄ ⁄ω⁄ ⁄ ⁄)⁄」
得,还是个cp脑。
所以到底为什么我的文字泡会这么不符合本剑圣的性格???ooc了好吗???
「哪有ooc!又没规定文字泡性格必须像主人也没规定文字泡不能萌cp好吗!」
黄少天心情复杂的看着那个文字泡不断刷新文字并还有继续刷新下去的趋势,伸手拽住了被子。
然后猛的一扑把那个文字泡罩在了下面,自己趴了上去思考人生。
再然后,喻文州醒了。
毕竟被黄少天这么折腾,只要不是一睡不醒那种类型基本上都得醒了。
喻文州并不是那样的人,可现在他宁愿自己是这样的人。
在和自家副队出轨后的第二天早上就看到他趴在一团鼓鼓囊囊并还在不断涨大的被子上,饶是常年和叶修相处并充分锻炼了心脏抗打击能力的喻文州也有些接受无能。
毕竟和叶修打交道时顶多也就是按耐一下自己躁动着想打人的心,而现在这已经完全是灵异事件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这次回g市住的是酒店,两人在喻文州家里出柜后还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就回了酒店,期间黄少天一直抱着他的那个文字泡,并在不断地对文字泡进行惨无人道的蹂躏。
文字泡试图发出抗议,但都被黄少天无情的镇压了。
喻文州表情复杂的看着黄少天和他手中的文字泡的互动,并在文字泡试图通过撑大自己来逃离黄少天的魔爪时伸出手,在文字泡身上揪了一下。
并揪下来了一块。
最厉害的是揪下来的那一小块还缓缓涨大并在喻文州和黄少天回到宾馆开门的刹那也刷新出了一行文字。
喻文州:……?!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回到蓝雨俱乐部时已经是黄少天生日的那天了,再准确些就是黄少天生日前夜十二点。
黄少天生日,战队众人玩国王游戏玩的十分开心。毕竟都是二十以上三十未满的年轻小伙子,玩着玩着就上了酒。
黄少天身为寿星被灌了不少酒,喻文州帮着挡了些,更多的还是目标明确一定要灌黄少天。
喻文州劝了几次,没听,也就只好看着黄少天一脸悲壮的仰头喝尽杯中的酒,衣服领子比自己扯松了些,漂亮的脖颈上喉结滚动,几滴吞咽不及的酒液一路滑下脖颈划过锁骨最后被队服遮挡着消失不见。
喻文州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发干。
他想拿杯水,一扭头就看到了那个文字泡,文字泡缓缓刷新出一行字——
「想上就上!」

【柔果】鬼表示很无辜

2017老板娘生快!

认识对方是因为学校的座位安排。
开学第一天陈果不小心起晚了,匆匆洗漱赶到学校后距离迟到还有一分钟,陈果看看表,决定先委屈自己的肚子一顿。
虽说今天领书肯定有很多人迟到,但学校显然是不赞同这种行为的。
看看,食堂都没吃的了。

陈果是踩着迟到那个点进的班。
不出所料班里果然处于一种男女泾渭分明的状态,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班男生特别多,和女生的比例几乎要到了十个人里面九个男生一个女生的程度。虽然还有几个空位,但大多数都是在男生那边的,同桌是女生的空位只有一个。
陈果走到女生旁边,拉开椅子,几乎是在坐下去的同时就瘫倒在了桌子上。
她昨天晚上熬夜补作业,现在还处于一种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的状态中。
要不是她旁边那个小姐姐,陈果觉得自己现在可能已经睡着了。
不过事实上就算没有她旁边那个小姐姐,陈果这一觉也注定睡不安稳。
先前说过,陈果是踩着迟到那个点进的班,也就是说,她和老师是前后脚进的班。
小升初后所有老师都换了一遍,新班主任是个经验不足的年轻老师。年轻人嘛精力比较充沛,一来班里就开始整顿纪律,第一条就是不允许趴桌。
不过陈果并不知道这件事,老师立规矩的时候她刚好被同桌拉下去搬书了,为此老师还特地表扬了下她们。
搬书的过程中是搭讪的一个很好的时机,陈果并不怎么清楚这件事,但这并不妨碍她找对方聊天。
并迅速get到了对方的姓名。
唐柔。
很可爱的名字呢……就是本人和名字有点违和啊???
陈果看着唐柔轻轻松松的抱起了一摞练习本后又提起了另一摞语文课本,默默的依照着对方的要求把一摞英语课本堆在了那一摞练习本上。
要知道每一摞可都是他们一整个班的数量啊。
难怪这个小姐姐当时跟老师说只要她们俩下去搬书就行了,就照这个速度来看其他男生岂止是弱鸡简直就是弱鸡啊。
陈果看着他们旁边的硬被老师赶下来的一脸不自然苍白一看就是在家里宅久了的那个连一摞数学课本都抱不动的男生眼含鄙视。

发书的时间过得很快,更何况一共也就只发半天书。
尽管是这样,在发书结束后陈果也觉得自己快要饿昏了。
她爸今天公司有事不能回家做饭,这对陈果来说是个晴天霹雳。
她虽然也会自己做饭,但她觉得自己等不了那么久。
说起来其实她现在最偏向的还是出去吃,可是很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她没带钱。
唐柔或许是发现了陈果现在的窘境,收拾东西的手顿了顿,“……家里没人?”
陈果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
唐柔若无其事的继续开始收拾东西,“说起来我家里也没人,你要不嫌弃的话就来我家呗?”
陈果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唐柔莫名有些心虚。
唐家家规第一条,只要带回家了的非本家人,将来都必须成为本家人。
换句话说,只有唐家家人或者将来即将嫁进唐家或娶唐家人的人才能进这个门。
鬼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条家规。
不,说不定鬼都不知道。

电玩凹凸大队群宣2.0版

求格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祈曦-电玩凹凸招人:

占tag致歉


#群宣2.0版#
#深圳电玩节#


10月4号,广东深圳
人物,将会是加入后的你
诚邀各位coser、妆娘、摄影以及后勤
各位都是世界的瑰宝,在这里献上最诚挚的邀请——


关于招人∶
coser微审颜,妆后能看就行,现设旧设私设性转都收但请提前表明,还请自带素颜照。
目前急缺格瑞、鬼狐和卡米尔等,不再招收雷狮


妆娘请自带妆面图并保证妆品不烂脸。


摄影要求自带单反,有漫展摄影经验即可。


后勤想找能干点的小天使,能主动帮忙做点事,压榨劳动力什么不存在请务必放心。


有意请走qq2953548084,或私聊发二维码,审核要求极低,就走个流程恩


主要目的是搞事,活动大概有传糖、尬舞、国王游戏等
如有疑问过审时或入群后可提出


大概就是这样了,总之欢迎各位的加入!
(格瑞!我们需要格瑞!\(;´□‘)/

电玩节凹凸大队招人!!

emmmmmmmm大概就是这样啦
我们啥都缺就是不缺一颗躁动的心!

祈曦:

占tag致歉


深圳电玩节凹凸大队招人啦!!
时间是10.4,因为正好中秋,可以发月饼什么的
什么都缺!妆娘后勤摄影coser!


主要目标是搞事
传糖什么的玩一百遍都不腻啊


关于招人


coser微审颜,妆后能看就给过
所以coser请自带素颜照
旧设现设私设性转都收!来者不拒!


妆娘的话自带妆面图,并保证妆品不烂脸


摄影要求不高,持有单反三脚架,有摄影经验即可


后勤想要能干点的小天使(??)能够主动帮忙做一些事情的(不会压榨劳动力的请务必放心)


那…就差不多了
有意者qq2953548084(通过率99.9%但就是要审略略略


通过之后拉你进群你就正式加入我们啦!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搞事搞事搞事!

关于最近。

emmmmmmmm请个假

别名闭关。

想必各位最近也发现了我并没有更新对吧……

主要是因为母上大人给我报的补习班

早八点到晚六点这和学校有什么区别【掀桌

其实还有个原因。

 @烟火人间 是的就是我的蝉儿

她最近突然消失不见

导致大姨没有更新的动力

嗯,就这样

回来时间不定但肯定不会错过817。

毕竟。

——

好了就叨到这儿

回来之后就删

各位我们817再见。

终是为了去赴那一场不散的宴席。

【伞修】课间休息、光与热

鬼知道我从哪儿来的脑洞……

写完之后发现也没切题到哪儿去嘛【你还有脸

 

苏沐秋和叶修的日常是互怼。

这已经成了三班人,甚至包括任何一个来三班上过哪怕一节课的老师的共同认知。

甚至已经蔓延到了他们假期一起上的课外班。

上课时无论上的是什么课,只要老师一提问题,两人肯定是不假思索的立刻推推对方,“听到没,老师问你问题呢。”

看吧,连每次对对方说的话都一样。

说吧,这是你们的惯用套路还是夫夫情趣。

不过无论是惯用套路还是夫夫情趣,对于叶修和苏沐秋来说都并没有什么区别。

毕竟对于这两个日常除了互怼就是秀恩爱,就连互怼也大部分都在秀恩爱的人来说——

要区分互怼时的惯用套路和他们之间的夫夫情趣似乎还是困难了一些。

对他们来说,这两样东西已经基本上可以画等号了。

咳,话题扯远了,赶紧扯回来。

之前说到叶修和苏沐秋的日常是互怼,这里就来给各位举个例子。

pick up a chestnut.

就拿课外班来举例吧。

苏沐秋和叶修在这个假期共同上的课外班总共有三个,数学、英语,还有开学后即将出现的新副本新科目新boss物理。

其中物理和数学是在学o思上的,而英语则是在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构上的。

上过物理的大概都知道,在物理中能自主发光的物体叫做光源,而区别某个物体是不是光源的判别标准就是把它丢进小黑屋,看看它发不发光。

苏沐秋当时的状态明显就是“我有话要说”,那副小表情看的叶修简直想掏出手机给他拍张照,给苏沐秋看看他表情有多蠢的同时留下来做表情包。

——可不行,他们上的班老师特别严,只要是电子产品一上课就立马得关机,美名其曰坚决不允许任何能打扰到他们学习的东西出现,实则是老师再不想被拍成表情包。

叶修端详着苏沐秋的表情端详了半天,似乎是get到了什么。

“诶,我说沐秋啊,你说要是把你扔进小黑屋——”

“想什么呢叶大大,要扔小黑屋那也得是我扔你啊。”

后桌一脸看不过去的表情打断了他们的话,“老师这两个人要去小黑屋——”

班里瞬间炸锅了,一片鼓掌声哄笑声中夹杂着几句拖了长音还自带哲学符号的“小——黑——屋——啊——”,那声音怎么听怎么意味深长。

而叶修一脸淡定,“想什么呢你们这群狼,哥只是想测试一下沐秋大大是不是光源而已。”

苏沐秋简直要为这家伙的理直气壮折服,勉强绷着脸试图做出韩文清的气势来,“叶大大下课厕所见啊。”

班里寂静了几秒,下一瞬间爆发出的声浪让苏沐秋觉得他们的声音发出的震动简直能把房顶掀了。

虽说学o思好像没有房顶这种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