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业余写手段子手w
盗全双粉w
最近似乎入了凹凸坑
本命cp瓶邪伞修w
高举瑞金大旗
幼驯染好好好!!!
文笔渣、
心灵手不巧
学生狗
脑洞奇多无比
只会写甜正剧向我都得憋好久所以别期望我写虐
重度cp洁癖,除了我萌的cp之外都是雷点
也不吃拆逆
少部分除外
有个一直联文的同好叫浮世清欢
她是我的听到没有

#不是你说的直接接个吻就行了?-2

混更×2,lo主去漫展了所以这是个定时发布

有没有深圳的同好要来面个基的呀?

✩私设伞哥银武逐日能在枪系职业武器内变形

所以为什么我写了两更了还是没有写到想写的梗……?

 

现下,叶修和苏沐秋还是比较倾向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嗯虽然他们的业余爱好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扯不上半点关系就是了。

叶修和苏沐秋熟悉起来还要仰仗于他们共同的爱好,荣耀。

荣耀这个网游可谓是包罗万象,保证让你一玩就停不下来跟中毒了似的,比起王者荣耀这个坑爹玩意儿来荣耀的做工更加精细,还有一些小设定小bug连主办方都不知道,地图也可谓是千变万化,比起王者荣耀来不得不说是好玩的多。

叶修是荣耀中的pvp高手,热衷于jjc,胜率在遇到苏沐秋之前一直是100%,简直到了孤独求败的地步,账号ID一叶之秋;苏沐秋是荣耀中的pve高手,热衷于刷副本刷野图boss,jjc虽然不常玩但胜率也居高不下仅在一叶之秋身后,账号ID秋木苏。

叶修曾经吐槽过苏沐秋懒不好好想名字直接把自己本人的名字倒了过来就这么成了账号ID,立马就被苏沐秋反槽回去说你又比我好到哪儿去还不是个为了保证帐号ID不重复连错别字都舍得打出来降低我国整体文化水平的祸害。

叶修一听不乐意了仗着自己比苏沐秋高的胜率毫不犹豫的再槽回去说那你连祸害都打不过岂不是连祸害都不如,苏沐秋一脸理直气壮地说我又没说我不是祸害啊噎的叶修无话可说。

 

当初苏沐秋一听叶修也玩荣耀立马兴奋的拉人去jjc比试一场,不常在jjc浪的秋木苏最后以微小的血条差距败给了一叶之秋,就因为这事苏沐秋还被叶修嘲了好久。

不过两人也不打不相识,从此在荣耀里秋木苏就这么和一叶之秋绑定在了一起,现实中苏沐秋也就这么和叶修绑定在了一起。震惊后世的『光闪瞎人不偿命还不过瘾还得再嘲几句气得你牙痒痒又偏偏打不过的一叶之秋和秋木苏那对狗男男简称狗男男组合』就这么正式成立了,真是不知道造物主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一不小心手抖造出了这两个人还偏偏把他们给凑到了一起,罪过罪过。

好像从那时起苏沐秋和叶修就经常拿错彼此的杯子,一开始是因为两人的杯子经常放在一起,纹路色号款式还都一样,一不小心就给拿错了;后来两人想了个办法,苏沐秋喜欢喝热水叶修喜欢喝凉水就看那个杯子装的是什么水来分辨,再后来发现这个办法行不通,经常是苏沐秋到了热水忘了喝就晾凉了,叶修一不小心到了热水想晾凉,完了一不小心又给拿混了。

最后两个人想了个办法,苏沐秋在两人刚混熟那段时间送给叶修了把自制银武叫却邪是把战矛,苏沐秋自己也有个能在枪系职业武器间变形的银武叫逐日,两人就说在杯子上画上各自的银武来确定身份,到了最后发现这个方法也没啥卵用两人就彻底听天由命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起叶修的画风了,当初在他们俩刚认识的时候叶修就曾提过他画画画的不错好像还在区里得过什么奖,苏沐秋也没怎么在意,直到苏沐秋在又一次拿错杯子之后用余光瞟到了叶修画的却邪,确确实实被惊艳到了。

和叶修平时懒散的作风不同,叶修的画风精细无比,一看就是要花大精力才能画出的没耐心根本画不出来的画作。苏沐秋一开始听叶修说他在区里画画得过奖还不怎么相信,毕竟以叶修平时宿舍卫生从来不打扫作业也不怎么写的慵懒程度来看,他的画风在苏沐秋的想象中那就完全是传说中的印象派,意识流。

叶修本人听过苏沐秋一开始给他打的标签后大呼冤枉,说小时候参加这个班那个班的整天根本没时间放松,实在是小时候太过严肃长大后才给反弹成了这副模样,说完还怕苏沐秋不相信似的补了句不信你看我方锐的双眼,苏沐秋依言看去后盯着那双眼睛里的笑意也笑了说叶修今个儿你苏哥累了不想打扫宿舍卫生了你自己搞定啊,顺便说一句宿舍管理员今天来检查宿舍卫生。

叶修一听这话立马扑上去抱住苏沐秋的大腿高呼壮士我错了英雄救救小人吧,原因无他只因为苏沐秋和叶修他们这一层的宿舍管理员是出了名的看叶修和苏沐秋能住双人宿舍不顺眼,也就可着劲的妄图挑出苏沐秋和叶修在宿舍卫生上的毛病。

以前有苏沐秋整卫生宿舍管理员自然挑不出什么毛病,但要是换了叶修去整理宿舍卫生,这可就说不准了。

所以叶修才会扑上去抱紧苏沐秋大腿高声讨饶。

最后苏沐秋实在被叶修烦得受不了了才答应他会帮忙整理宿舍卫生,得了免死金牌的叶修一秒瘫到了苏沐秋的床上,速度之快让苏沐秋深深怀疑他是不是在移速方面用什么奇怪的方式多点了几个技能点。

#不是你说的直接接个吻就行了?-1

悄悄咪咪的混个更,放学路上的脑洞诶嘿

 

苏沐秋端坐在电脑前,面对荣耀银武编辑器界面,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随手拿起手边的杯子喝了口水,在余光瞟到杯壁上被人用和本人性格严重不符的精细画风描绘出的战矛时已经相当淡定了。

反正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拿错杯子了。

一天平均下来要拿错四五次,这还是算上放假回家的时间。

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要喝水的时候就从来没拿对过杯子。就算是想想干脆把杯子送给对方,也在送过去的第二天照样拿错,简直就像是本人的杯子上装了什么排斥装置专门防止本人拿对。久而久之下来两人对此已经相当淡定了。

证据就是苏沐秋的杯子里永远装着叶修喜欢喝的冷水,而叶修的杯子里永远装着苏沐秋喜欢喝的热水。

苏沐秋和叶修是大学校友兼舍友,两人运气很好的被分配到了一间双人宿舍。

一开始刚搬来的时候苏沐秋看着对方拿出的杯子就感到眼熟无比,仔细一看这不是他那个杯子的同款么,连色调都一模一样。

苏沐秋的杯子当初还是为了讨好苏沐橙而买的,特意选的是小女生喜欢的嫩粉色,色调很纯纹路也只是浅浅淡淡的仔细看才隐约能看出来一点,苏沐橙曾向苏沐秋表示她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杯子。

而叶修的那个杯子和他的杯子别的不说,底下的商标就是一样的。

后来两人渐渐混熟了,苏沐秋问叶修说诶你的杯子怎么来的啊怎么跟我的杯子一样,说吧你不是暗恋我老久了才特意买了个跟我一样的杯子。

叶修当时懒洋洋的趴在床上还翻了个身,看着特别像苏沐秋以前带苏沐橙去吃的烤鱼摊上煎着煎着就换了个面煎的烤鱼,苏沐秋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叶修说这哪成啊我家家规还是挺严的,一个不准带女生回来过夜二个不能去别人家过夜,最后还有一条做啥事儿都必须得让母上大人开心。

苏沐秋半开玩笑地说那是不是你母上大人逛街看着那杯子就觉得哎呀这杯子和我们家阿修特别配一看就是天生一对,然后就龙心大悦一挥手给买回去了?

叶修啊了一声继续说,那倒不是母上大人回来跟我说的原话是她看着挑这杯子买回去的小伙长得特别和她胃口看着和我特般配就给我买了这杯子……诶苏沐秋你笑什么?

苏沐秋听叶修给他解释的话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当年他给沐橙买杯子的时候那个站在远方一直打量他的那个一看就是阔太太的女性,打量他打量了半天完了还满意的点点头,就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听叶修问就给他开始解释,我突然想起来我当时买杯子的时候有个打扮挺像你母上大人的人一直在打量我……这么看来你母上大人眼光还真不错。

叶修当时就开嘴炮回喷回去了,那这么说你要遵从我母上大人的眼光和我共度余生啊苏大大,你可别后悔了。

苏沐秋说当然不后悔了哥就当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勉强牺牲我本人把你这个祸害给封印了吧,叶修笑骂滚。

当然以后他们俩也确实共度余生了,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童话三十题-多cp

新副本-帽子茶会

3、帽子茶会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宋奇英和邱非坐在郊外的一张桌子上,面对面的,喝下午茶,两人带来的帽子静静地躺在桌子的另一角上。

本来以两人一个新嘉世队长一个霸图小将的性格是不会特意提议说去喝下午茶,两人会在这儿完全是因为玩国王游戏玩输了。

当时听到被兴欣带坏了的乔一帆满脸笑容的说出要求时有那么一瞬间宋奇英想打死这个嘉世叶秋带出来的阶级敌人。

哦,你说邱非?

不好意思风太大我听不清。

虽然后来乔一帆也被他们俩坑的出了个高乔R18纯肉本就是了。

不过就目前看来气氛还不错……?

邱非向宋奇英举起小巧精致的茶杯,“来一口?”

一口……宋奇英忍笑,果然不愧是新嘉世的队长,连开玩笑都这么一本正经的可爱。

宋奇英举起茶杯一饮而尽,『我觉得这茶杯好像不怎么够我们喝?』

『我也这么觉得,』邱非说到,宋奇英眨了眨眼,“所以我带了个大一点的杯子过来。”

宋奇英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帽子的邱非,看向了他从桌子下不知道什么地方搬出来的邱非口中“大一点”的杯子。

……在他看来那完全就是缸。

还是两个上面画满了奇异但十分精致纹路的缸。

宋奇英看向邱非,“呃,邱非,你不觉得,这杯子,有点奇怪?”

邱非无辜的眨了眨眼,“有吗?我觉得还好吧。”

宋奇英冒冷汗,这一杯子,不,这一缸要真灌下去,他可能会死。

宋奇英强颜欢笑,『我觉得这杯子有点太大了吧?』

『说起还好像的确是呢……』邱非眨了眨眼,“那还是用之前那个小杯子慢慢喝吧。”

宋奇英看着邱非也眨了眨眼,下一刻就一脸懵逼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帽子摘了下来的邱非把两个同样大的有些不正常的杯子塞回了他来的时候背的那个包。

邱非看着宋奇英呆呆看着他的样子,好奇询问,“怎么了?”

宋奇英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没事,继续喝茶吧。”

邱非低下头没多问,举起那个小巧精致的茶杯,“来一口?”

宋奇英也举起茶杯,和邱非在半空中碰杯,“来一口。”

 

邱非看着有些呆滞的宋奇英,站起身走到了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前几天高英杰和乔一帆跟我们说的那个平行宇宙的推论,我想可以证明了。”

宋奇英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啊?那个推论可以证明了?”

邱非带着笑意点点头,“嗯,就是刚刚我们经历的。”

——————————————————————

可能有人看不懂……

解释一下,是说宋邱两个玩国王游戏的时候被高乔坑了,到郊外去和下午茶。

高乔两个也到过那边去和下午茶,然后一帆和平行宇宙里的那个一帆来了次交换穿越,对面平行世界里的小高和这个世界里的小高没穿。

对面平行世界的那个小高发现了一帆的不对劲,一帆也发现了小高的不对劲,在重复了一遍这边世界里一帆和小高做过的事情之后这边世界的一帆和那边世界的一帆就又穿越回来了。那边世界的小高就提出了平行宇宙这个推论,并把这个推论和宋邱两个说了,宋邱两个不信但看着小高信誓旦旦的样子还是决定去小高他们去喝下午茶的那个郊外试试看。

职业选手这个世界这边高乔也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平行宇宙这个推论不过两人都没怎么在意,在国王游戏的时候一帆懒得想惩罚了就让宋邱两个去那个郊外喝次下午茶,刚好这个时候那边世界的宋邱也去喝了下午茶,阴差阳错的就又给穿越了一次。

本来是想写邱宋的写到后面发现更像无差而且宋奇英好像更攻一点……???

写这个解释简直就是逼着我补全设定……

童话三十题-多cp

今天完结的第二题……即将进入新副本第三题→帽子茶会

2、骑士和巨龙

苏沐秋一脸悠闲的坐着自己的专属坐骑到了浮游沧海上空,看着叶修悬浮在空中不动知道了原因,翻身下龙,依靠着自己做的魔动装置悬浮在空中,手无比自然的搭上了化成人形的叶修的肩,“哟,到地儿了?”

“嗯,找个熟人。”叶修对苏沐秋解释。

“也是龙?”苏沐秋问。

“嗯,待会还得麻烦你了啊苏大大。”叶修对苏沐秋解释完之后嘴里就开始念叨起了某种苏沐秋听不懂的语言,苏沐秋猜测那应该是龙的语言。

不知道叶修要怎么说服下面那位交出他的宝藏。

苏沐秋思索着。

毕竟巨龙可都是吝啬的啊……

苏沐秋还没思考完这个问题,就被海底突然生长出的大丛水草打断了思绪。水草一浮出海面就迅速横向生长形成了一个圆台,圆台上还有一名青年,长相很是熟悉。

“方毒奶?”苏沐秋脑中迅速浮现出来人的姓名。

对面那人的反应比苏沐秋要大得多,“卧槽苏祸害?”

苏沐秋无视对方的称呼直接问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被一群激进的庙粉绑下了水没想到遇到了小队长……”方士谦皱眉回忆着,显然是回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回忆,“不对,这话是我问你才对吧?你在这儿干嘛?”

“做任务。”苏沐秋转头问叶修,“现在这个是什么情况?”

叶修懒洋洋的,“你跟他打一架,答应了就有东西,打输了就没有。”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转过头对方士谦笑得温柔,“配合点啊,不然你一个暴力牧师毕竟还是牧师,可拼不过我。”

 

比赛结束后方士谦哼哼唧唧地趴在水草上回了海底,“老苏你不厚道啊下手这么狠……”

苏沐秋趴在叶修的背上回话,“得了吧没打脸你就知足吧。”

趴在叶修背上的苏沐秋看不到显出本体的叶修的嘴动了几下。

但这并不妨碍他看到沉寂了片刻的海面中两枚什么东西猛然窜起打在了叶修身上。叶修庞大的爪子抓住了那两枚东西,转身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到了岸上,叶修化成人形把满身是伤的苏沐秋放了下来,随便给他施了个治愈魔法让他的伤不至于能影响行动,“苏大大,哥跟你说件事呗?”

苏沐秋坐起身来,把自己的姿势调整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态,“说。”

“你都给哥定了夫妻契约了,还不给哥个名分?”

“给啊,没看到那个任务奖品就一戒指?”

“苏沐秋你就用那玩意儿给哥名分?!”叶修一脸不可思议。

“对啊,怎么了?”苏沐秋一脸理直气壮,“定做戒指老贵了,以我现在的经济水平要买到那个定做戒指少说也得一两年,叶大大等得起?”

叶修无语,拿出一枚戒指擦了擦便抛向了苏沐秋,“拿着,刚刚那家伙的珍藏。”

苏沐秋接住戒指脸上浮现出笑容,叶修一看这家伙这么笑瞬间就明白了一切,“感情你刚才就看到了?”

苏沐秋站起身来握着叶修的手单膝跪地,小心翼翼的给人戴上戒指,“对啊,大陆第一冒险者的视力可不是盖的。”

“所以大陆第一的冒险者现在在向我求婚?”

“对啊,叶修大大接受不?”

“当然,不接受我可亏大了。”

童话三十题-多cp

这题恐怕真的要分成三天更完……我???

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结尾要那么写……难道是因为起点文看多了???

2、骑士和巨龙

苏沐秋嘴角的微笑直到他跨坐到叶修背上后才完全显露出来,身为叶修的发小他早早的就知道了叶修巨龙的身份,叶修小时候刚成为他的玩伴时画风十分奇异。

半龙半人,听说过吗?

不过那只是因为当时的叶修还处于幼生期,还在练习化为人形。

苏沐秋和苏沐橙的父母不知道去哪儿了是在他们已经能够独立之后,尤其是苏沐秋。苏沐秋后来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常常不知道该说苏父苏母是负责还是不负责好。不过也不得不说正因为如此,苏沐秋在能够独立之后打下的基础对他日后成为冒险者的目的有很大好处——听起来挺像什么故事里的男主角,但事实就是如此。

叶修和苏沐秋认识是在苏父苏母还在的日子里,那时苏沐秋有一次出去玩,一不小心走得太远了走失了还不自觉,然后就认识了叶修。两人一见如故,苏沐秋甚至曾经动过就这么和叶修一直过下去也不错的念头。

……虽然现在看来也的确如此就是了。

 

当时叶修和苏沐秋的相处方式完美的解释了什么叫损友,两人损对方的程度都是直奔着把对方整残然后养对方一辈子上去的。

因此,叶修看着苏沐秋好不容易骗他踏上,然后砰了一声就消散的那个一看就繁复无比的魔法阵,一度以为苏沐秋的参照书是盗版。

然后毫不犹豫的开嘲讽,“哟,苏大大这魔法阵画的有失水准啊?”

苏沐秋并不回话只拉开衣袖,看着手腕处的花纹满意的点了点头,抬头看向叶修,“叶大大叫声相公呗?”

“什……”叶修刚想开句嘲讽,嘴和声带却突然不受控制起来,“相公~”

声音简直就是波浪线在人间的化身。叶修现在想死了。

苏沐秋一脸坏笑的走上前,拉开叶修的衣袖露出了他手腕处的纹路,把自己有纹路的手腕靠了过去,“看到没,上古典籍记载的夫妻契约。只不过没想到那典籍上面写明了是人和龙之间才能签订的我和你居然成功了……诶阿修你说是哪个智障想要和龙结婚然后还发明出了这个契约?”

苏沐秋发誓那是他看到叶修表情最差的一次。

叶修在听到苏沐秋说起这事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开嘴炮,“废话哥当初还没成年契约能力还没成型就被你这个家伙给强制性定下了夫妻契约,哥这一生就只能耗你这儿了连魔兽都收不了,哥心情能好的起来才怪好吧?”

所以苏沐秋在见到叶修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叶修,而叶修也第一眼就认出了他这个强制性给他定下了夫妻契约的发小。

 

吝啬的巨龙当然不会带着人去拿自己本就不多的财宝去完成任务,叶修在想了想后载着苏沐秋向着大陆极西之地的那片浮游沧海飞去。

叶修现在一看到苏沐秋就想起当初被他强制性定下夫妻契约导致他一回到龙族就被一群叽叽喳喳的龙小妹缠着问来问去的黑历史,然后就连带着对苏沐秋恨得牙痒痒。也就在飞行的过程中不断加快速度,想看苏沐秋出丑。

可叶修不断加速最后甚至连魔法都用上了也没见苏沐秋有任何不适,甚至还在催促他“敢不敢再快点”。

叶修一边回话“不敢”一边暗自惊讶,以苏沐秋现在的实力只要不对上大陆战力榜前几名的那些个怪胎在大陆上横着走都没问题,就算对上战力榜前几名说不定也有一拼之力,说不定……还能赢?

童话三十题-多cp

是的没错这就是那篇要分成两天更完的第二题

……看这个情况好像要分成三天更完?!

2、骑士和巨龙

叶修是一只巨龙。

他从不掩饰这一点。

不过和吟游诗人口中传颂的公主和王子的爱情故事中强抢公主的恶龙不同,比起软绵绵一看就不好吃身上的香味简直能熏死龙衣服上的宝石也能闪瞎龙眼抢完还有勇士来找茬的公主,他更喜欢纯天然清新不做作的烟草。

……嗯或许人类世界里那种叫泡面的东西也不错?

所以说你身为一只银龙到底是从哪儿知道这些东西的啊?!

苏沐秋在咆哮。

而苏沐秋是一名勇士,或者说是冒险者。

对没错就是吟游诗人口中传颂的公主和王子之间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里的炮灰,再往上一级就是王子的小弟,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在历尽千辛万苦后迎娶一个没什么用的公主,而他本人一向是不稀罕那些的。

而且,如果要救出公主就必须要杀掉抢走公主的恶龙,而他本人的那只龙也确实干了抢走公主的这种事,他想他还是会先站在恶龙这边把王子打跑,然后再和恶龙慢慢计较关于是不是他不能满足恶龙了导致恶龙还要抢一个做家务不行做饭也不行长的也没他好看的公主的问题。

虽然他觉得自己家的那条成天不是懒洋洋的现出原形就是化为人形趴在他背上的龙是不会做出那种事,也不太会计较那些事就是了。

 

叶修和苏沐秋是竹马竹马,两人很小就认识了。后来苏沐秋搬了家,两人也就断了联系。

联系一段就是挺多年,直到现在他们俩在冒险者大厅见面才重新联系上,还恰巧接到了同一个任务。

其实叶修本来并不想接苏沐秋的那个任务的,无奈看到多年不见的发小一时太过震惊点错了,也就和苏沐秋接下了同一个任务。

说起来其实龙本身的记忆力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怎么好的,不过叶修把苏沐秋记得格外清楚。一个原因自然是苏沐秋是他发小,另一个原因……不说也罢。

叶修和苏沐秋一起出了冒险者大厅,叶修随便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就在苏沐秋的面前显出了本体,趴下身子以便苏沐秋能够顺利的登上他的背,声音闷闷的,“走吧。”

苏沐秋眼含笑意的伸手抚过多年不见的发小的手感极好的光滑银色鳞片,“巨龙啊……阿修,我们接下的任务可是去盗出巨龙的宝藏哦?”

叶修身子一抖差点让苏沐秋滑下去,盗出巨龙的宝藏?要不要这么巧?

一个小段子

✩说好的二更

✩本来是说更童话三十题第二题的,一看诶第二题我给爆字数了不行我得分两天更完【……

✩然后就更成这个小段子了

✩上体育课的时候冒出来的脑洞

✩和之前更过的一个小段子是相同世界观都是瓶邪竹马竹马高中的时候的

✩不是很明显的瓶邪,不过因为是和之前的段子一个世界观的就打上瓶邪tag了

✩其实就是因为这个符号太可爱了所以就忍不住碎碎念多了点【……

✩良心当然不会痛因为我们小仙男不需要良心!

✩咳,本体为女

 

张起灵是一个体能特别好的人。

好到什么程度呢?

体育节上永远报一堆项目,报的项目永远都拿第一,比完赛之后好像啥事都没发生过一样领完奖就一脸淡然的走了,丝毫不顾身后气喘如牛的第二名的感受。

但是张起灵也是一个特别懒的人。

只要没人给他做饭永远是吃泡面,要不就是压缩饼干,连外卖都懒得叫,吴邪很好奇张起灵家里是哪里来的那么多压缩饼干。

能走就绝对不跑,能站着永远不走,能坐着永远不站着,能躺着就永远不坐着。

诸如此类。

所以吴邪特别不明白的一点是张起灵身上那八块腹肌是怎么练出来的,要知道他天天下去跑圈也只是让身材更匀称修长了,腹肌连影都没有,更别说八块了。

对此张起灵的解释是,锻炼的时候太刻苦了太累了,所以平时就不怎么想动了。

吴邪: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张起灵还是个演技很好的人。

初三的时候他们学校有一次艺术节,老师点名让张起灵参加。就因为张起灵,吴邪他们那个班出的节目成了全校的经典。

张起灵本身脸是长得相当不错的,只不过平时都是板着一张脸一本冰山,而在剧本里张起灵饰演的是一个相当放荡不羁的角色,当时在场的所有听清了报幕的人都觉得吴邪他们班肯定是疯了。

不过开演之后张起灵就让他们大开眼界了。

只要是对张起灵平时的性格有所耳闻的人都觉得他们可能看到了一个假的张起灵。

平时板着一张脸的优等生此时完完全全就是个放荡不羁的老师眼中的典型差生,和吴邪的对手戏更是让台下的某些女生尖叫连连。

 

所以,张起灵做出趁着体育老师不怎么对他们班上心还没认全他们班人名,尤其是还没认识他的时候,在高中开学第一个学期穿着一身女生校服去考期中考试好像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

不是个鬼哦!

当时虽然体育老师没认全人名班里同学也大多叫不全彼此的名字,但像张起灵吴邪王月半这种十分有特点的人大多数人还是认识的。

剩下的小部分人就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了。

但是毕竟是高中了,大多数人的青春期叛逆期也都到了,一心想搞出点大事情来,张起灵的做法很合他们的胃口。

还有一些女生刚开学没多久就自发组成了一个张起灵后援团,对于张起灵的行为无条件无底线拥护,剩下的居然就只剩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了。

所以体育老师并没有得到诸如“嘿其实这个准备跑800m考试的女同学其实是个想搞出大事情来的男生”的提示。

然后他就这么让张起灵所在的那一组女生开始考试了。

 

那天张起灵刚一开跑就凭借自己屡次在体育节上一不气喘如牛二不脸红心跳的良好身体素质迅速抢占了一道,并在之后的路程中遥遥领先一路狂奔到达了终点,体育老师掐表的时候曾经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然后跑完之后照例一不气喘如牛二不脸红心跳的找吴邪和王月半汇合去了。

然后他就去了厕所换回了自己身为男生的校服。

当时是男生先考的1000m,吴邪和王月半没有张起灵那么变态的身体素质,自然是肩并肩气喘如牛脚步虚浮地一边看着张起灵一脸平静地混在一堆女生里拿了第一一边笑得差点就这么交代过去。

体育老师也没多在意只觉得这俩男生肯定是犯病了,他自认为这种小男生他见得多了。

……朋友,知道图样图森破吗。

 

 

 

 

……所以到最后张起灵他们毕业的时候体育老师也没发现这件事。

……黄少天看了会沉默,周泽楷看了会想说话。

50粉点文

*清欢er点的梗 @浮世清欢 

*白发戴花君莫笑

*be

*第一次写be,我可能是有毒跟清欢er讲脑洞的时候笑得跟个什么似的

*不会写虐,真的不会写虐,各位虐文党对不住了但我真的是控制住了我体内的洪荒之力才没写成甜/欢脱的……。

*如果都能接受的话……就这么凑合着看吧。

*我真的……尽力了……

 

人一生总得有几件大事。

叶修这么想着,回顾了一下自己的一生。

称得上大事的还真不少。

 

15岁离家出走,遇上苏沐秋。

 

“哟少年,挺猖狂的啊?”十五岁的苏沐秋在被叶修第一次单挑挑输后对叶修的嘲讽做出了回应。

“哥哪有猖狂,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同样是十五岁的刚结束了一轮嘲讽的叶修撇撇嘴。

苏沐秋无视周围起哄的人群走到叶修面前上下打量了一遍叶修,转身坐回自己的电脑前,“再来!”

“来就来哥怕你不成?”叶修接受了秋木苏发来的竞技场请求,熟门熟路的带上耳机。

苏沐秋这局发挥得很好,再加上一点心脏的小技巧,赢了叶修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了。

叶修摇摇头摘下耳机,“啧啧啧苏大大这么经不起输?”

苏沐秋撇嘴,知道对方是在说他耍的小技巧,“能赢就行了……叶大大你好像没住的地方吧?”

叶修愣了愣,“是没有……等等你怎么知道的?”

苏沐秋耸肩,“猜的。叶大大要不去我家住一段时间?”

叶修偏头想了想,“苏大大你这样很容易让我怀疑你用心不轨的……”

“去不去?”

“去啊,没说不去。”

“那不就结了?”

 

17岁确定感情。

“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看着苏沐秋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想笑,“说吧,又和谁投骰子投输了?”

苏沐秋还是一本正经,“没投输,认真的。”

叶修低头沉默半晌,抬头时脸上也是一本正经的样子让苏沐秋愣了一下。

下一秒叶修就绷不住一本正经的样子笑出声来,“苏沐秋你上哪儿看来的老套告白?哥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听腻了这种告白好吧?”

苏沐秋瞪着叶修,“从哪儿听来的你别管,你就只管答不答应。”

叶修脸上还带着些笑意,“这还用问?”

中间故意拉了长长的停顿好好欣赏苏沐秋忐忑不安的表情,叶修等欣赏够了之后才缓缓继续,“当然是答应的啊。”

 

第二天苏沐秋英年早逝。

“开玩笑的吧……”叶修接到通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看到了苏沐秋血肉模糊的尸体时才确认了消息的真实程度。

不能让沐橙知道这事。

这是叶修的第一反应。

不然让沐秋知道了我把他妹妹惹哭了不得半夜变成鬼来鬼压床压死我。

不过最后苏沐橙还是知道了这件事,当时小姑娘在医院直接当场崩溃在苏沐秋的遗体前哭的猛烈程度大有直接把自己哭死下去陪苏沐秋的感觉。

而叶修则是站在一旁抽烟,一根接一根的抽,当时医院的那段走廊里烟雾缭绕,经过的护士在看到那段走廊的现况的时候差点以为失火了还在好奇火灾警报器怎么没响。

叶修没有去安慰苏沐橙,因为他怕他一开口就和苏沐橙一样哭的不能自已。

虽然他觉得苏沐秋知道了之后可能会变成鬼给他托个梦在梦里揍他一顿,可那样的话他好歹还能见到他。

活生生的他。

现在的他也只能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隔着烟雾和一层玻璃窗去看躺在医院床上的苏沐秋。

让被烟雾模糊的视线在看到他的时候给他一种他还活着的错觉。

 

真要仔细想的话自己身上发生过的大事可不止这么多。

白发苍苍的叶修想着,可惜自己老了记忆力也不怎么好了。

不过怎么苏沐秋那个混蛋自己怎么就还是记的那么清楚呢。

那个刚刚告完白,抢走了自己的心就不负责任地出了车祸的混蛋。

还教出了个心脏的妹妹来坑自己。

白发苍苍的,耳边别着一朵大红花的叶修想到。

就在刚才,苏沐橙和他投骰子,谁点小就被点大的那个惩罚做一件事。

叶修点小,被苏沐橙惩罚着耳边别上了一朵大红花,还被拍下了黑历史。

这要是被联盟那一群被他坑了无数次的人看到肯定又要笑得前仰后合,直接笑死都说不定。

叶修无奈的想着。

 

一年后,97岁的叶修寿终正寝。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他死的那天正好是苏沐秋的忌日。

苏沐橙哭得和苏沐秋死的那天一样伤心,联盟的其他人也都过来哀悼。

苏沐橙一边哭一边烧叶修的遗物,烧着烧着就只剩下了最后一张照片。

一张白发苍苍的叶修,耳边还别着大红花的照片。

当时挺多人都挺不解的,叶修死了你还烧他的黑历史下去干嘛。

苏沐橙跟他们解释说是叶修让她给他烧下去的,他要给苏沐秋看。

多年以前,苏沐秋还活着的时候。

“君莫笑?”叶修探过头去看了看苏沐秋的电脑屏幕,“挺有文化的哈?”

苏沐秋理直气壮,“那当然,和你这个连初中都没上完的人不一样。”

叶修问苏沐秋,“那苏大大跟我解释一句这玩意儿出自什么诗的呗?”

苏沐秋想都不想,“醉卧沙场君莫笑啊!”

叶修摆手,“傻了吧,还有句白发戴花君莫笑。”

苏沐秋傻眼,叶修慢悠悠地重复了句苏沐秋刚才的话,“和我这个连初中都没上完的人不一样……嗯,是挺不一样的。”

 

白发戴花君莫笑,虽然你可能没机会再笑了。

在叶修的灵魂到达地府的那一刹那,一个带着苏沐秋灵魂的婴儿呱呱坠地。

请个假,明天双更

童话三十题-多cp

ipad没有格式……重发一遍orz

1、精灵的篝火晚会

接受了寻找精灵王任务的黄少天在奋力砍断眼前的最后一根树枝后,轻巧的几下转身,看着眼前的景象呆愣在了原地。

在他眼前的是从来没有人见到过的,精灵的篝火晚会。

精灵一族从来都貌美无比同时实力也无比强横,但性格大都是如出一辙的冷漠。在吟游诗人的口中,精灵们只在一个时刻会褪去他们冷漠的伪装尽情歌舞。

传说中的,精灵的篝火晚会。

传说中精灵们的篝火晚会只有精灵们才会知道是什么时候举行,又是在什么地点。不过篝火晚会举行的地点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只有精灵才能够找到。

黄少天第一次听到这个传说的时候就觉得这传说不对劲,精灵一族都是如出一辙的冷漠怎么会向他人诉说关于所谓的篝火晚会?如果没有精灵向他人诉说,那么举办在只有精灵才能找得到的地点的精灵的篝火晚会又是怎么被吟游诗人所知道并讲述的?

更别提那名吟游诗人在被他问到他是怎么知道精灵的篝火晚会是真实存在的时候脸瞬间变得通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了。

所以,黄少天从来不觉得精灵的篝火晚会是真实存在的。在他看来,那名吟游诗人肯定是被他问倒了,在为他多年的招摇撞骗害臊呢!

可现在,黄少天看着载歌载舞的在他心中十分冷漠的精灵们,总算是相信了传说中的精灵的篝火晚会是真实存在的。

黄少天是个耐不住寂寞的,更是个喜欢美丽事物的,看着他眼前载歌载舞热闹无比的美丽精灵们,黄少天在勉强忍耐了一会后在看到坐在树枝上的那个比下面的精灵们都要更加美丽的那名男性精灵彻底忍不住了。

忍不住的黄少天悄悄咪咪的爬上了那名男性精灵坐着的那根树枝,非常自来熟的搭起了话,“嘿兄弟,这就是你们精灵的篝火晚会?看不出来啊你们平时那么冷,这种时候倒是玩得很嗨嘛。我叫黄少天,黄色的黄多少的少天空的天,兄弟你叫什么?”

精灵看了他一眼,温和的微笑着,“喻文州,比喻的喻,文采的文,九州的州。”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微笑看直了眼,精灵不笑的时候就已经非常好看了,这一笑起来简直就是举世无双,饶是黄少天这种撩惯了美人的老手看着喻文州的微笑都想像见到了本命的小姑娘一样捧着心口大喊“要什么我”了。

“啧啧啧兄弟你长得这么好看,打扮打扮我觉得得比我们国家那个公主都好看……诶兄弟,其他人都在下边唱歌跳舞的,你怎么不下去?”黄少天强作镇定的和喻文州搭着话,毕竟不能在美人面前拉了面子不是。

喻文州还是温和的笑着,“我懒啊,不想动,所以就坐在上面看他们唱歌跳舞养养眼咯。”

黄少天一听喻文州的这个回答立马不干了,“兄弟你确定不去跳舞?干什么都不如跳舞啊兄弟!跳舞可是人生一大乐趣啊兄弟,怎么可以因为一时的慵懒而放弃跳舞这么大的乐子呢!”

见喻文州还是不回答黄少天干脆一翻身直接坐到了喻文州的大腿上,“兄弟你真的不去跳舞?我跟你说啊跳舞可好玩了你真的不去试试?兄弟你不是不会跳舞吧?不会跳舞也没事啊你天哥带你跳!”

喻文州抬手搂住黄少天的腰,把头放在了黄少天的肩膀上冲着他的耳朵吐气,特地压低了声线去撩黄少天,“虽然我不是很想跳舞……但既然是少天,那就一起吧。”

黄少天的脸刷的一下就变红了,他虽然有想过喻文州长得这么好看还是精灵声音肯定不错,但他是真没想到喻文州的声线被他自己压低之后会这么撩,连他这个流连花丛整天不是撩这个就是撩那个的经验十足的老手都被他撩成这样。

为了掩盖自己的失态,黄少天赶忙拉起喻文州的手直接从树枝上跳了下去,喻文州却一直看着黄少天红透了的耳根缓缓舔了舔唇。

好像很美味的样子呢,这个骑士。

 

在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跳了下去之后,本来篝火晚会里无比热闹的气氛瞬间安静下来,几乎所有精灵都处在一种目瞪口呆的状态中——

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的精灵王,那个虽然总是笑得温温柔柔但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里子比他们还要冰山的多的精灵王被一个陌生的人类——人类!拉着手,还笑得很开心,好像要下来和他们一起跳舞的样子?!?!

喻文州看着目瞪口呆的众精灵,笑吟吟地冲他们点了点头,朝着精灵乐队的方向打了个响指,下一秒晚会的气氛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热闹无比。

黄少天目瞪口呆的看着发生的这一切,他好像勾搭了什么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喻文州还是笑吟吟的,“少天不是说要带我跳舞?说起来,我记得我好像还是会跳一点男步的,少天会跳女步吗?我可能看着少天跳一段就想起来了。”

“会会会!”黄少天思索了一会果断点头,废话和这么个大美人跳舞,就算是跳女步他也是赚了啊!

“那么,我的骑士,请吧。”喻文州向黄少天伸出了手,在黄少天的手牵住了他的手之后两人一起滑入舞池。

喻文州的舞技很好,丝毫不是他说的“会跳一点”那么简单。

黄少天想着,连他这个丝毫不会女步的人和喻文州跳都能被他带得好像专门练了女步很多年一样的变态。

 

舞毕,喻文州搂着黄少天的腰退出了舞池。

“少天……你知道,我们精灵为什么要举办这么一个篝火晚会吗?”喻文州还是压低了声线去撩黄少天。

“啊?”黄少天在和喻文州一起跳舞的时候就被喻文州撩了多次,再加上现场的气氛,他现在还是晕晕乎乎的。

然后他就听着这个他试图去撩结果没想到反被他撩倒的精灵低声道,“一个,自然是让精灵们尽情娱乐,不过另一个最重要的啊……”

喻文州恶意拖着长音,知道黄少天忍不住询问后续了他才不紧不慢地开口,“另一个最重要的,自然是给精灵们相亲了。”

黄少天晕晕乎乎的也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刚准备继续问喻文州就捂住了他的嘴,“少天别急,先听我说完。在精灵的篝火晚会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跳舞的两个人可不是随随便便搭档的,每一对在精灵的篝火晚会上跳舞的搭档,都是许下了和对方共度余生的承诺的。”

那我……?!

黄少天猛地清醒过来,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相当了不得的事情的骑士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喻文州却依旧继续说了下去,“少天要是不答应和我结为伴侣的话,我就只能消除少天关于精灵的篝火晚会的记忆了呢……想想还真是遗憾呢,不是吗?和精灵王跳舞的记忆,少天可是独家一份呢。”

精……精灵王?!?!

黄少天一瞬间睁大眼睛,喻文州就是他接到的任务里要找的那个精灵王?!?!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反应就明白了什么,“少天之前接了点名要寻找我的任务?可惜,如果少天不和我结成伴侣,这任务可是完成不了的哟,想必少天也不想不完成任务吧?”

喻文州顿了顿,又凑近了些,“更何况……我可是,很喜欢少天的呢。”

“听听听,大兄弟你先别撩我,让我理理思路。”黄少天沉默了一会,“所以,你是精灵王,你很喜欢我,我在你们精灵族相亲大会上和你跳了支舞,按照你们精灵族的习俗我就是你媳妇儿了?”

喻文州点了点头,“就是这样,少天真是聪明。”

黄少天顿了顿,“靠,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跟你跳支舞我就能完成任务那我还犹豫什么啊!来来来我们现在就走去完成任务?”

喻文州被黄少天的反应弄得愣了愣,“少天是同意和我结成伴侣了?”

“废话!你以为你刚刚撩我是免费的吗?本剑圣可是很小气的!既然你撩了本剑圣还让我喜欢上了你那你就得负责!走走走我们完成完任务就去婚办处那儿登记去!一个精灵王做伴侣,我可能吹嘘好久了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