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前排表白我家蝉——!

春天十五题||°烟雨湿罗衫

 @浮世清欢 组织组织我更新啦!

双更1/2


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的背景是一个普通的江湖,场景是一个普通的客栈,人物是几个普通的损友。

在这普通的晚上,普通的损友我们普通的聊——

话说苏沐秋叶修魏琛方锐一干人在普通的包厢里普通的聊天,叶秋闻讯赶来,开门便是一个茶杯从他面前飞过。那速度,那力道,叶秋甚至怀疑这是有人设下了埋伏准备杀他。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事实只是一群普通的糙老爷们在普通的聊天——

停,等等,一群糙老爷们中间怎么混进了一个妖艳贱货——表情还那么嘲讽还平胸还有喉结?!

叶秋开门的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茶杯从他面前飞过,第二眼看到的就是自家混账哥哥只穿着一身罗衫——高亮加粗是那种一眼就能看清里面穿了什么的罗衫——坐在那名据说要和他共度余生的男人的大腿根部,手还搂着那男人的脖子那男人的手还放在他哥的腰上。

叶秋一口气没上来,险些就这么噎死在门口。

他现在觉得这肯定是个圈套,他哥设下的专门算计他把他噎死好继承他行李的圈套。

至于为什么叶修会只穿着一身一眼就能看清里面穿了什么的罗衫,坐在苏沐秋的大腿根部,手还搂着苏沐秋的脖子苏沐秋的手还放在自己的腰上呢?

这还要从半个时辰前说起。

前文提到了叶修苏沐秋魏琛方锐一干人在普通的包厢里普通的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当初叶修离家出走这件事了。

说实话自从知道了叶修的身份以及叶修家里的背景之后魏琛就一直很疑惑,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以叶家那么大的势力那么严的防守,叶修这个祸害怎么就顺利跑了出来呢?

要是叶家对叶修的看守再严点,他也就不至于被叶修和苏沐秋这俩祸害伤害了心灵又伤害肉体啊。

魏琛的这个疑惑在心里揣了很久却一直没有机会问出来,这次好不容易他们兴欣猥琐组终于聚首了,教出了黄少天这个机会主义者的魏琛自然也抓住机会赶紧把这个问题给丢了出来。

对于这个问题叶修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对他来说这件事绝对是黑历史。

所以他只是靠在苏沐秋的身上,瞥了魏琛一眼便闭目养神了。

他刚刚被这几个损友强摁着灌了一杯酒,现在酒劲上来了他还晕着呢。

而苏沐秋一说起这件事就想笑,调整了一下自己坐的姿势以便靠在自己肩上的叶修能更加舒适一些,笑着看向魏琛,“你问当初为什么阿修能顺利跑出来啊?”

方锐一看苏沐秋这表情就知道有好戏看了,往身后的靠背上一靠,抓过一把瓜子就开始磕,“苏大大爆料的时候可务必别留情啊,争取老叶有什么黑历史爆什么,添点油加点醋更好。”

苏沐秋只是维持着高深而神秘莫测的微笑,“添油加醋倒不至于,不过我敢肯定换了叶秋,哦,就是老叶他弟弟,上次来过兴欣。换了叶秋肯定跑不出来。”

魏琛有样学样的也抓了把瓜子开始磕,“为啥?”

叶修的危机感让他睁开了眼,却来不及阻止苏沐秋,“因为这家伙当年是穿了女装才跑出来的——”

叶修啪的一下拍在苏沐秋后脑勺上,“苏沐秋你给哥闭嘴!”

那边魏琛和方锐已经开始起哄了,“老叶!穿一个!老叶!穿一个!”

苏沐秋眼珠一转笑得奸诈,“要让这家伙穿女装可就得趁现在,你们到时挑了个好时间。”

叶修一看苏沐秋的表情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听天由命的闭上眼,反正不管这群家伙要搞什么他现在也没力反抗就是了。

不过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叶修已经在仔细思考回去等他酒醒了之后要怎么坑这群家伙了,并且已经思索出了好几个方案。

于是,就有了开头叶秋看到的那一幕。

……意思意思心疼一下叶秋弟弟,有这么个哥哥真是闹心对吧?


总目录走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大遗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