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写在前面手动高亮加粗!
一起联文的同好是世界的瑰宝!就算拖稿也是!
对没错迟蝉蝉就是世界的瑰宝!

业余写手段子手,学生狗。
艺术来源于生活。
——嘿嘿嘿,梦醒了。

#九九八十一-1

学校合唱团肯定是有毒!

明天就表演了上周才把我抓过去排练!

哇夏天表演服是大裙子加水袖,完了冬天表演服短袖短裙???

有副cp。虽然没明说是谁,不过提示给的很明显了吧……?

说起来其实在浅谈那篇完结的那章也有一点超不明显的提到兴欣队员哟✩

然后就是,张老师被调走和同学们的反应都是真实的,就在我们班。不过我们是没老叶他们幸运就是了,老叶他们下一秒就直接知道了张老师还会继续教他们,我们可是等了好几周才知道的

 

其实真要说起来,在期中考试前准备的那段时间里,也不是什么大事都没发生的。

七三班的语文老师张老师被调走了。

学校给出的解释是张老师本来就不是教叶修他们班的,之所以会教他们班全都是因为原本教他们班的那个老师要休产假。现在那个老师回来了,张老师自然就要被调走了。

苏沐秋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早在上学期期末的时候就听到有风声说张老师好像因为某些家长觉得她年轻没积累要被调走,只不过张老师那边一直没动静,他才以为那是假的。

现在看来,那消息还真是准确的很。

当时这件事是张老师自己宣布的,宣布的当时班里有至少一半人都懵了,然后就是一片哭声。女生里没有几个不哭的,尤以语文课代表哭的最伤心,而男生里只有那个曾经和苏叶二人竞争数学课代表的位置的男生真的流下了眼泪。苏沐秋悄悄的红了眼眶,叶修看到后大加嘲讽,苏沐秋却看的清楚叶修分明也红了眼眶。

张老师当时看苏沐秋他们班哭得这么厉害,愣了愣,马上就安慰他们说别哭别哭我不走,苏沐秋本来以为张老师是安慰他们的,下节课的上课铃也打了,也就准备收拾收拾情绪好好上课,没想到一听上课铃打了的刚刚退出去的张老师又重新回了班。

同学们都愣住了以为张老师是打算把这节课占了,毕竟这节课是新科技,而新科技早就结课不上了,也就是说这节课是自习。

但是张老师却说她就是新科技课的新老师,看着再次愣住了的同学们,张老师看上去十分无奈,“所以说哭什么啊……我都说了我不走啊,你们不听。”

语文课代表一时还止不住抽噎,“我们是张老师亲生的才这么难过嘛……”

 

新·新科技课听张老师的介绍主要讲的就是中国的一些传统文化。说起这玩意儿,叶修的后桌立刻就兴奋了。什么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连串往外蹦,那语速丝毫不辜负他平时在班里的表现。

后来他报菜名儿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没有还是要归他同桌,也就是苏沐秋的后桌的功劳。其实严格来说,苏沐秋的后桌也没真搞什么大事,他只是在叶修的后桌报菜名儿的时候一直手托下巴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叶修硬是在苏沐秋的后桌的微笑里看出了满满的宠溺。

然后感慨苏沐秋的后桌的大脑皮层是出现了怎样凶残的变异才会看上他的后桌。

不过说起中国传统文化,语文课代表提出的西游记倒是让苏沐秋陷入了沉思。

苏沐橙最近被楚云秀安利了九九八十一,在听过几遍后成功被九九八十一洗脑了,天天在苏家里哼。苏沐秋没听几遍也被洗脑了,每次玩荣耀又恰巧碰上团战的时候就哼这玩意儿,给对手精神上的伤害的同时带给他们的角色血条上的伤害,一时间在团战战场上所向披靡无往不胜。

——团战这玩意儿,在苏沐秋和叶修眼里看来是随机事件,纯属巧合,只不过在两人溜达又恰好遇上野图boss,boss旁边还有别家工会的人才会触发条件发生团战,在其他人眼中完全就是必然事件。

这俩祸害太招人恨了不管他们俩抢没抢boss只要见到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这俩ID同时出现就让人想把他们狠狠揍一顿!

完了一个人又揍不过,怎么办呢,那就叫上小伙伴们一起来揍吧!

然后,团战就发生了。

对此苏沐秋表示很无辜,然后操纵着秋木苏再次把一个对手甩到叶修那边,并同时哼着九九八十一带给对手精神伤害。

不过精神伤害这玩意儿是相对的,苏沐秋在哼九九八十一的时候自觉没怎么大声,实际上根据他们合唱团的老师的话来说,是苏沐秋的歌声已经传远了所以苏沐秋本人并不觉得自己唱的有多大声,实际上对他人的伤害是很大的。

但是最关键的一点是,九九八十一的调还是挺高的,苏沐秋虽然能上去但那也得是假声,而苏沐秋的假声本来就带点女声的感觉,再加上麦克风的那一点轻微失真感,凡是听过秋木苏唱九九八十一的人们都不禁在电脑面前陷入了沉思。

那个和一叶之秋配合默契一起把我们揍的屁滚尿流的,还经常不自觉的闪瞎我们眼的秋木苏,到底是男是女?!

谣言总是可怕的,起先只是一个人觉得秋木苏可能是个女的,在和亲友们讨论过后虽然还不怎么确定秋木苏到底是男是女还是人妖或是妖孽,这流言也就传起来了。传到最后再传到苏沐秋耳里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叶之秋抛下多年死党秋木苏私自和另一女玩家组成搭档行为暧昧疑似已交往」。

苏沐秋这个成天和叶修混在一起的人自然是清楚叶修的底细,也自然知道根本就没有这么个第三者在他们俩之间横插一脚——不对为什么我要用第三者这个词?

苏沐秋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苏沐橙看到哥哥的电脑上显示的页面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哥哥,那个另一女玩家是什么来头呀?”

随即又换上了一副不可置信又恍然大悟的模样,“难道是哥哥你……想不开了男玩女号和叶修哥一起逗他们玩?哇真是社会你苏哥人狠话不多,social social。”说着还冲苏沐秋抱了抱拳,表达自己对哥哥的敬仰之意。

不过那也是多天之后的事了。

第二天叶修一脸神情憔悴地到了班上,一到座位上把书包一放就直接趴在了桌子上,一脸痛不欲生。苏沐秋看人这副模样忙问怎么了,叶修偏头看向苏沐秋,万分痛苦有气无力,“苏大大,魔音贯耳啊……”

苏沐秋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我有唱的那么大声吗?”

叶修气若游丝显然被祸害的不轻,“有,还特别洗脑,我昨晚上一宿没睡好就脑子里单曲循环这玩意儿。”

苏沐秋有些尴尬,挠了挠头,看老师来了就开始收作业,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

 

下篇走

评论 ( 6 )
热度 ( 30 )

© 大遗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