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前排表白我家蝉——!

#浅谈数学课代表间荷尔蒙相互吸引的必然性-3

双更1/2

 

不过毕竟期中考试快到了,拖堂的怎么可能只是数学老师一个。

事实上,基本上全科的老师在这个时候都会或多或少的拖堂一会,直接拖到下一节课看诶原来这节课是自习啊直接就把下一节课给占了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对于老师们的这种行径苏沐秋表示深恶痛绝——自习课没了保障作业在学校写不完了喂。

不过让苏沐秋在作业在学校写不完了的日子中稍微有点借慰的就是,班主任似乎是看着他和叶修在数学课上天天传纸条不仅自己不学习还带动其他同学一起不学习的阵势,又把叶修给他调回来了。

苏沐秋:看来班主任还是有点良心的。

叶修显然也是这么觉得的,但很显然他似乎是觉得苏沐秋这个数学课代表比起数学老师来良心会多上那么一点。

具体体现在,他在和苏沐秋再次坐到同桌位之后,理直气壮的又让苏沐秋帮他收作业了。

苏沐秋理所应当的没答应,废话昨天晚上数学老师布置的作业更多更丧心病狂好不好。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叶修这次要求他帮他收作业的时候神志清醒,和戳到他萌点的样子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就算你搬出这是期中考考前收的最后一次作业也没用我告诉你。

你以为你苏哥是那么容易心软的?

社会你苏哥,人狠话不多。

叶修:这不是你把作业又一次全堆到我桌上的原因。

事实上就算早读时是事故多发时间段,今天的早读也是格外的宁静。整个教室虽然没达到鸦雀无声的地步,比起叶修他们班之前每次早读都恨不得把整个学校都掀翻的闹腾劲来说也已经是安静了十几倍了。

哦,你问为什么?

呵,当然是因为期中考试啊。

没错,苏沐秋和叶修做回同桌的第一天,他们就迎来了期中考试。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数学老师露出了一个微笑,那微笑怎么看都有一种同归于尽的悲壮在里面。

“震惊!七年三班某数学老师竟意图与自己的课代表同归于尽!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想要知道更多,敬请……”镜头里有着真诚双眼的少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双手拖出了镜头能够拍摄到的范围,麦克风收录进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废物点心你可消停会吧,期中考了还这么浪?”

“我这是奋斗在一线,立志要给同学们呈现最准确最完美最现实的期中考前同学们的准备现场叶不羞你干什么!”方锐不服抗议,眼珠一转笑得奸诈,“难道……你怕你的形象被抹黑才来制止我的?啧啧啧真是社会……”

叶修懒洋洋的笑了,“是啊,社会你叶哥,人狠话不多。”

然后苏沐秋就过来了,“叶哥,不复习啊?”

叶修一脸慵懒,“考数学要什么复习?”

苏沐秋惊讶,“第一门就考数学?”

“是啊,苏大大意外不?”

“意外,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在糊弄我。”

“诶,你说你这个人真的是,怎么能用这种心思去揣测你的同事呢,哥怎么可能糊弄你,不信你看我真诚的双眼。”叶修眯眼,话里满是笑意和调侃。

一旁的方锐不干了,“老叶你别盗窃我名句啊,版权费拿来再说。”

苏沐秋毫不留情,“你先把眼睛睁开再说吧……第一门明明考的就是语文你骗谁呢叶屁眼子?”

 

然后广播就响了。

距离考试还有十五分钟,考生进入考场,考场内不许携带考试违禁物品,可以将书包、水壶等放在讲台四周。

叶修放眼望去班门附近人挤人,颇有几分十一黄金周时地铁上的情景。

苏沐秋只看了一眼就打消了和班门附近那群人一起挤出去的念头,非常果断的把窗户打开拎起自己的书包就扔了下去。

“苏大大看不出啊这么机智,说你是不是跟我学的?”叶修在一旁啧啧称奇,无视苏沐秋的白眼和那句“我机智还要跟你学明明就是你学我好吧”,果断的请求到,“看在我们同事半年的份上,也帮我扔下呗?”

苏沐秋看着叶修手里的书包,顿了顿扯开一个极其温柔的微笑,“行啊,就当扔的是你了。”

叶修看着苏沐秋把书包扔下去的劲头莫名背后一凉。

然后两人就开始吊儿郎当的找座位,等找到了座位把笔袋往桌面上一放立刻就开始打量起四周来。

然后,就在苏沐秋看到自己身后,叶修正视前方之时,两人异口同声。

“你怎么在这儿?”

 

下篇走

评论
热度 ( 38 )

© 大遗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