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写在前面手动高亮加粗!
一起联文的同好是世界的瑰宝!就算拖稿也是!
对没错迟蝉蝉就是世界的瑰宝!

业余写手段子手,学生狗。
艺术来源于生活。
——嘿嘿嘿,梦醒了。

50粉点文

*清欢er点的梗 @浮世清欢 

*白发戴花君莫笑

*be

*第一次写be,我可能是有毒跟清欢er讲脑洞的时候笑得跟个什么似的

*不会写虐,真的不会写虐,各位虐文党对不住了但我真的是控制住了我体内的洪荒之力才没写成甜/欢脱的……。

*如果都能接受的话……就这么凑合着看吧。

*我真的……尽力了……

 

人一生总得有几件大事。

叶修这么想着,回顾了一下自己的一生。

称得上大事的还真不少。

 

15岁离家出走,遇上苏沐秋。

 

“哟少年,挺猖狂的啊?”十五岁的苏沐秋在被叶修第一次单挑挑输后对叶修的嘲讽做出了回应。

“哥哪有猖狂,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同样是十五岁的刚结束了一轮嘲讽的叶修撇撇嘴。

苏沐秋无视周围起哄的人群走到叶修面前上下打量了一遍叶修,转身坐回自己的电脑前,“再来!”

“来就来哥怕你不成?”叶修接受了秋木苏发来的竞技场请求,熟门熟路的带上耳机。

苏沐秋这局发挥得很好,再加上一点心脏的小技巧,赢了叶修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了。

叶修摇摇头摘下耳机,“啧啧啧苏大大这么经不起输?”

苏沐秋撇嘴,知道对方是在说他耍的小技巧,“能赢就行了……叶大大你好像没住的地方吧?”

叶修愣了愣,“是没有……等等你怎么知道的?”

苏沐秋耸肩,“猜的。叶大大要不去我家住一段时间?”

叶修偏头想了想,“苏大大你这样很容易让我怀疑你用心不轨的……”

“去不去?”

“去啊,没说不去。”

“那不就结了?”

 

17岁确定感情。

“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看着苏沐秋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想笑,“说吧,又和谁投骰子投输了?”

苏沐秋还是一本正经,“没投输,认真的。”

叶修低头沉默半晌,抬头时脸上也是一本正经的样子让苏沐秋愣了一下。

下一秒叶修就绷不住一本正经的样子笑出声来,“苏沐秋你上哪儿看来的老套告白?哥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听腻了这种告白好吧?”

苏沐秋瞪着叶修,“从哪儿听来的你别管,你就只管答不答应。”

叶修脸上还带着些笑意,“这还用问?”

中间故意拉了长长的停顿好好欣赏苏沐秋忐忑不安的表情,叶修等欣赏够了之后才缓缓继续,“当然是答应的啊。”

 

第二天苏沐秋英年早逝。

“开玩笑的吧……”叶修接到通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看到了苏沐秋血肉模糊的尸体时才确认了消息的真实程度。

不能让沐橙知道这事。

这是叶修的第一反应。

不然让沐秋知道了我把他妹妹惹哭了不得半夜变成鬼来鬼压床压死我。

不过最后苏沐橙还是知道了这件事,当时小姑娘在医院直接当场崩溃在苏沐秋的遗体前哭的猛烈程度大有直接把自己哭死下去陪苏沐秋的感觉。

而叶修则是站在一旁抽烟,一根接一根的抽,当时医院的那段走廊里烟雾缭绕,经过的护士在看到那段走廊的现况的时候差点以为失火了还在好奇火灾警报器怎么没响。

叶修没有去安慰苏沐橙,因为他怕他一开口就和苏沐橙一样哭的不能自已。

虽然他觉得苏沐秋知道了之后可能会变成鬼给他托个梦在梦里揍他一顿,可那样的话他好歹还能见到他。

活生生的他。

现在的他也只能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隔着烟雾和一层玻璃窗去看躺在医院床上的苏沐秋。

让被烟雾模糊的视线在看到他的时候给他一种他还活着的错觉。

 

真要仔细想的话自己身上发生过的大事可不止这么多。

白发苍苍的叶修想着,可惜自己老了记忆力也不怎么好了。

不过怎么苏沐秋那个混蛋自己怎么就还是记的那么清楚呢。

那个刚刚告完白,抢走了自己的心就不负责任地出了车祸的混蛋。

还教出了个心脏的妹妹来坑自己。

白发苍苍的,耳边别着一朵大红花的叶修想到。

就在刚才,苏沐橙和他投骰子,谁点小就被点大的那个惩罚做一件事。

叶修点小,被苏沐橙惩罚着耳边别上了一朵大红花,还被拍下了黑历史。

这要是被联盟那一群被他坑了无数次的人看到肯定又要笑得前仰后合,直接笑死都说不定。

叶修无奈的想着。

 

一年后,97岁的叶修寿终正寝。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他死的那天正好是苏沐秋的忌日。

苏沐橙哭得和苏沐秋死的那天一样伤心,联盟的其他人也都过来哀悼。

苏沐橙一边哭一边烧叶修的遗物,烧着烧着就只剩下了最后一张照片。

一张白发苍苍的叶修,耳边还别着大红花的照片。

当时挺多人都挺不解的,叶修死了你还烧他的黑历史下去干嘛。

苏沐橙跟他们解释说是叶修让她给他烧下去的,他要给苏沐秋看。

多年以前,苏沐秋还活着的时候。

“君莫笑?”叶修探过头去看了看苏沐秋的电脑屏幕,“挺有文化的哈?”

苏沐秋理直气壮,“那当然,和你这个连初中都没上完的人不一样。”

叶修问苏沐秋,“那苏大大跟我解释一句这玩意儿出自什么诗的呗?”

苏沐秋想都不想,“醉卧沙场君莫笑啊!”

叶修摆手,“傻了吧,还有句白发戴花君莫笑。”

苏沐秋傻眼,叶修慢悠悠地重复了句苏沐秋刚才的话,“和我这个连初中都没上完的人不一样……嗯,是挺不一样的。”

 

白发戴花君莫笑,虽然你可能没机会再笑了。

在叶修的灵魂到达地府的那一刹那,一个带着苏沐秋灵魂的婴儿呱呱坠地。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