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写在前面手动高亮加粗!
一起联文的同好是世界的瑰宝!就算拖稿也是!
对没错迟蝉蝉就是世界的瑰宝!

业余写手段子手,学生狗。
艺术来源于生活。
——嘿嘿嘿,梦醒了。

#夏令营的那些事#

……我说这是一篇生贺有人信吗/心累

小周生日没记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My heart is so tired.

嘛这是一篇联文。

和我一起写的那货 @不归人 写文写得特别慢!!!

特!别!慢!!!

所以这是一篇只有在生日才会连载的文/微笑

对了还有。

这篇文里的事本人是真的经历过的……好吧大多数。

嗯。

以及tag里的cp不是全部嗯。

毕竟全列出来打不下……

……以下正文……

江波涛百无聊赖地坐在巴士上。
自己家人非得让自己来这个荣耀夏令营,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来的?
不过……
江波涛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自从上车以来就似乎一直在发呆的人。
这个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十二岁的周泽楷长得十分清秀,已经有了点日后联盟第一脸的样子。
不过过分的清秀也导致了周泽楷有些……
嗯,性别不明。
江波涛决定问问这个人他的性别。
于是他用手在周泽楷的眼前挥了挥。
“……?”周泽楷的视线从放空开始聚焦,最后集到了江波涛的手上。
“那个……你是男生还是女生?”江波涛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问一个刚见面的人这种有些弱智的问题他还是第一次。
“我家小周当然是男的了这么明确的事你难道看不出来吗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后座的黄少天探上来。
……是个话唠。
江波涛在心里下了定义。
他又转头看了看旁边沉默寡言的周泽楷。
他家小周?他们俩是一家的?……基因突变?
“少天,在车子上做这种动作不安全。”坐在黄少天旁边的喻文州用手环住黄少天的腰,把大半个身子已经探到前面的黄少天拖回来。
当然,坐在喻黄两人前方的江波涛和周泽楷是看不到喻文州的这个动作的,坐在喻黄两人旁边的隔了一个过道的两个女生……
嗯,很巧的是她们是腐女。
更巧的是她们俩刚刚头都偏到了这个方向。
于是……
“噫——”

“哎哎哎,文州我跟你讲啊,我们这回被分到一个队去了呢,都是2队呢。听说还有两个比我们大一些的嘞!我说啊,文州你和我真是有缘,就从来没有被分开过。啊啊啊,还有还有.....”黄少天仿佛没有注意到那两个女生看向他们异样的神情,继续喋喋不休地说道。
“好了,少天别说了,要到站了。你不是很想见见其他两位队友吗(^_^)”
看着喻文州带笑的正脸,黄少天突然有些心虚了。
“文…文州…我我我晕车了,不说话我难受啊!”
“哦?是吗?那少天可以躺在我的肩膀上睡一觉啊。”喻文州笑了,笑得人畜无害。
而前面目睹了一切并知晓了一切的周泽楷满脸通红(划掉)一脸冷漠:哎呀~黄少的腰啊(划掉)呵,心脏的笑。

到了夏令营,主教把众人叫到一个类似于会所的地方的门口集合。
在到会所门口的路上,黄少天四处张望着。
嗯这里似乎不错的样子挺好看的啊我说诶诶诶这是什么饮料机吗嗯决定了以后就来这儿买饮料了还有那些工人在做什么插旗吗等等我大天朝的国旗呢喂喂喂这插得都是什么鬼……
正在黄少天内心弹幕刷屏的时候,队伍走到了一处台阶。
黄少天沉浸内心弹幕无法自拔,所以他理所当然地绊了一跤。
就在他以为药丸药丸他得脸着地的时候,一直走在他旁边的喻文州伸手……嗯……环住了黄少天的腰。
非常奇特的是黄少天没觉得有任何不对的地方,非常自然地和喻文州道了个谢。
……一旁的张佳乐心累地表示心好累。眼睛好痛。
心累到不想扎辫子。
孙哲平非常理所当然地发现了张佳乐的心累。
废话自家媳妇【划】搭档都不玩辫子了好吗!
所以他顺着张佳乐不玩辫子的前一秒的视线看过去。
然后张佳乐表示大孙你冷静点!你现在还不是狂剑士落花狼藉!【诶有哪里不对】
叶修叼着根棒棒糖看向喻黄的方向。
下一秒他踉跄了一步直接扶住了旁边苏沐秋的肩膀。
嗯那是种什么踉跄呢?
嗯大概就是那种突然失明的踉跄吧。嗯。
苏沐秋看了看喻黄的方向。
然后。
他也环住了叶修的腰。
不就是秀恩爱吗。
谁怕谁。
少年不要太猖狂,这里的cp不止你们一对。
……一旁被彻底忽视的江周表示我心好累。
……啊眼睛也好痛。
妈的恩爱狗。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