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前排表白我家蝉——!

【卡埃】年年又岁岁复年年

大概是一个非常不正经的神话pa……?

谈恋爱成分极其淡薄预警(。)


埃米躺在床上,四脚朝天,放空自我。

已经是第三天了。

 

他和老姐住的那座山山脚下的小镇是个热闹的地方,三天前的那个晚上尤为热闹。

据说那在人类世界里叫做“过年”。

艾比对“过年”这个活动很感兴趣——她对所有热闹的活动都很感兴趣。

对过年很感兴趣的艾比在被迫在山上过了几个空虚寂寞冷的年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溜下了山,踏入了传说中的人类世界。

 

埃米翻了个身,咬住枕头,磨了磨牙。

要是早知道放任艾比下山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他是说什么都会……

……不管说什么,埃米悲伤地发现自己好像还是不能对艾比做什么。

童年阴影的威力可不是盖的。

 

三天前,艾比偷溜进人类世界不久就被埃米发现了——或者说是艾比一准备溜他就发现了,只不过装作自己不知道而已。

毕竟用人类的话来说,他们俩是货真价实的青梅竹马,艾比尾巴一摇埃米就知道她想干什么。

于是埃米叹了口气,在夜色的遮掩下跟在艾比的身后下了山,溜进了传说中的人类世界。

毕竟他们的父母只是对他们说如果没有必要最好不要下山,可没硬性规定他们不准下山。

再说了,山下又能有什么危险呢?

亲眼目睹着山下小镇里的居民抖抖索索举着火把还要拖上许多人一起才敢上山的德行的埃米这么想着。

 

卡米尔进了房,看了眼躺在床上拿他枕头磨牙的埃米,然后也躺了下来,被帽子遮了小半又被围巾盖了大半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埃米又磨了磨牙。

然后把自己埋进了卡米尔的枕头里,无声哭泣。

他错了,他真的错了,没想到那么怂的人类里居然能变异出卡米尔和他哥这样的品种。

早知道放任艾比下山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他说什么都会……!

 

但彼时的埃米并不知道放任艾比下山造成的后果这么严重。

于是他顺着艾比留下的气味摸进了小镇,然后被小镇里热闹的景象吓了一跳。

灯火通明、锣鼓喧天、人山人海。

常年生活在深山老林上的埃米哪见过这种景象,等量代换,同样常年生活在深山老林里的艾比也没见过这种景象。

有所不同的是,埃米见到这种景象的第一反应是受到惊吓后想蹿回深山老林,而艾比见到这种景象的第一反应是受到惊吓后开心的进去玩耍。

埃米深呼吸了几口,试图找到艾比的气味再顺着她的气味找到艾比,未果。

小镇过年时实在太热闹,艾比的本来就被她自己掩盖过的气息再被这么多人的气味一冲,现在已经是彻底闻不到了。

也就是说,艾比现在失踪了。

或者换个说法,艾比现在走丢了。

埃米叹了口气,拦住了路边的一个带着大红围巾的少年。

“你好,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比我稍微矮一点的穿红衣服的女孩?她走丢了,我正在找她。”然后把艾比抓上山去再不下山——山下太可怕了。

那个带着大红围巾的少年点了点头,转头就走。

常年生活在深山老林里、不知人心险恶的埃米异常欣喜地跟着少年在人流中穿梭——没想到这么顺利。唔,他似乎运气不错,碰上了个好心人。

跟在少年身后的埃米没看到他心目中的好心人脸上的表情,也没反应过来好心人正带着自己越走越偏,偏到了一个寂静幽深、非常适合干一些不好的事情的小巷子里。

埃米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卡米尔转过了身。

“……你不知道她在哪。”

“我不知道她在哪。”

埃米震惊地抬起了头。人类实在是太可怕了,为什么这个人这么理直气壮啊??

“我也不认识她。”

那你为什么要带我过来。为了向我展现你们人类究竟有多神奇吗?

“但是我认识你。”

这就是你把我骗过来的原因吗——等等你说什么???

“你认识我?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是第一次见吧?”

埃米十分惊讶,自己常年生活在深山老林里,几乎就没下过山。仅有的几次下山还是因为艾比,那几次他也非常注意地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

他自认他做得很好。

毕竟他和艾比不一样,他老姐是惹事的那个,他是收拾烂摊子的那个。从小到大,一直如此。

事实上埃米也的确做得很好,他几次下山几乎没人记得他,自然也没人认出他——除了卡米尔。

 

那是比过年更加久远的事了。

彼时艾比第一次偷摸下山,差点没把发现老姐不见了的埃米急死。

在翻遍了整座山后,埃米肯定了自己一开始的猜想——艾比终于耐不住寂寞,跑下山了。

在没人管着她时,艾比有多浪埃米是不知道的;但他知道在有人管着艾比的时候艾比的浪已经几乎是人神共愤级别的了。

同理易证,在没人管着艾比的时候,艾比的浪已经不是凡人能够阻止的了。

埃米叹了口气,深呼吸了几口,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下了山。

和艾比喜欢新鲜事的性子不同,埃米是那种能在同一个地方待到天荒地老的类型,只要没人打扰、只要不出什么意外。

埃米对新鲜事物是很有些排斥的。有先天性格原因,也有后天原因。——每次他一看到新鲜事,就肯定是艾比又干了些什么。

再然后,埃米就又要给艾比收拾烂摊子了。

所以埃米对新鲜事物是很有些排斥的——比如现在。

但他最终还是下了山。

他能怎么办呢,那毕竟是他姐啊。

第一次下山的埃米经验不足,跟人搭话时能红了一整张脸,连脖子带耳朵都带了点粉红的那种。可是又不能不跟人搭话,不跟人搭话没法找到艾比啊。

……卡米尔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记住埃米的。

想不记住都难,卡米尔这样表示。

毕竟他和埃米的初遇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初遇。他走在路上,迎面走来一个男孩。男孩比他矮了一截,跟他搭话时要抬起头,一脸严肃,异常可爱。

“你、你好,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小女孩?比我还矮一个头,穿着红色衣服……”

说到后面声音就小了下去,红色从耳尖处一点一点地蔓延到了脖颈,让人忍不住要怀疑他全身都要红透了的小男孩还是那么仰头看着卡米尔,一脸严肃,异常可爱。

“没有。”

卡米尔看着小男孩低下了头,转头离开了的样子,抬手搓了搓耳朵。

……有些发热。

 

在卡米尔向埃米讲完了那过去的事情后,埃米是震惊的。

还有那么点不易察觉的害羞。

那次下山找艾比是他的黑历史。

虽说最后也找到了艾比,但过程……不忍直视。惨不忍睹。太丢人了。

向陌生人问个问题就能从脖子红到了耳朵尖,还被其中一个陌生人给记住了。

……太丢人了。

埃米低头捂脸,无声哀嚎。

在一旁的卡米尔看着埃米,莫名感觉自己的耳朵尖又有些发热。

他好像有件事忘了告诉这个可爱的小男孩——他的眼睛很有些特殊。

是那种能看到些特殊东西的特殊。

埃米向他搭话时他就看到了,浮在埃米身后的那个虚影。

通体漆黑的一只小家伙,和埃米看上去一样可爱。

卡米尔抬手理了理围巾,抚平了有些翘起的围巾尾。

其实他还有件事没对这个小男孩说。

那年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哄着小男孩定下的那个说是疗伤的契约,其实是个高级货。

能把契约双方绑在一起一辈子、会让双方无名指上的红线绑在一起打个解不开的死结的那种高级货。

 

卡米尔翻了个身,看向躺在他旁边的把自己埋在了枕头里放空自我的埃米。

……小男孩还是那么可爱。

评论
热度 ( 56 )

© 大遗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