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前排表白我家蝉——!

【瓶邪】理性讨论修仙界撸麒麟的可能性

许多富裕且心善的大人家中,会莫名其妙的起火。

有人说是有些人看不惯这些人家的作风故意放火,有些人说是这些人家为了宣传故意放火,还有些人说是穷人嫉妒这些人有钱故意放火。

说来说去,总逃不出故意放火这四个字。

次数一多,人们的想法就变了。开始有人说,并不是有人故意放火,而是这些人家被妖怪盯上了。

坊间传说,这些怪物浑身冒火,眼神凶悍,斗得过山中最凶的虎兽,就连那些个得道的仙长也打不过它。

——可事实上这些怪物很委屈。

这些怪物不是别人,正是素来有祥瑞之兽之称的麒麟中的火麒麟。

火麒麟在成年后才能够控制自己体内透出的火焰,幼年体的火麒麟是被动浑身放火的,在许多民间传说中还是带来灾难的怪兽。

民间传说不知被谁传到了火麒麟一族耳中,一向身为祥瑞之兽的麒麟自然忍受不了他们在民间这样的名声,一怒之下派出了火麒麟一族族中实力最强的长老,找上了修仙门派中实力最强的那一个,也是在民间威望最高的那个门派,张起灵所在的门派,乌苏*。

当时乌苏上至掌门下至刚入门的小弟子都相当紧张,以为火麒麟的长老是要来找他们算账,不服就打到他们服。毕竟麒麟乃是祥瑞之兽,平心而论要是他们也有这么一个名头却被无辜冤枉了他们也得发飙啊。

当时乌苏门派里里外外都布满了阵法,只要火麒麟长老对乌苏门派任何一个人有任何一点杀气,阵法就会立即启动。杀不了人,但伤人还是能做到的。

万万没想到,麒麟一族祥瑞之兽的名字还真不是浪得虚名。

当时的火麒麟长老什么都没带,连脸都没带,就带了一个小孩。

小孩被火麒麟长老带到山上的时候整个人显得十分委屈,往四周看了看,跌跌撞撞的就跑向了看起来最慈祥的乌苏掌门。

当时在乌苏主峰上的所有人都十分警惕,都觉得这小孩儿就是火麒麟一族的秘密武器或不世出的天才,就等着暗算掌门呢。

掌门自己也是警惕万分,手中扣着的招式随着小孩的靠近不断蓄力,就等小孩一有要攻击自己的举动招式就要放到这小孩身上。

小孩靠近了。小孩又靠近了。小孩离掌门只有不到三寸了!

掌门很警惕。掌门更加警惕了。掌门已经要放大招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孩碰到了掌门。

他抱住了掌门的大腿,开始嚎啕大哭。

是真·嚎啕大哭。小孩哭得撕心裂肺,哭得肝肠寸断*,哭得宛如一个凡人界的小孩刚刚被抢走了自己喜欢的玩具。眼泪珠子掉个没完,掌门看着都好奇堂堂火麒麟怎么能哭出这么多水来。

这难道是哪个成年火麒麟化成了人形?还是其他族的麒麟和火麒麟一族达成了什么协定?

但很快长老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那小孩哭得是真的惨,成年的麒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一干不认识的人面前哭成这样,麒麟一族幼年时又大多不会控制自己的力量,要真是什么幼年体麒麟上了主峰,怎么可能像现在这么平静。

……也就是说,这火麒麟一族还真只是来讨个说法的?

……他们火麒麟,被冤枉了,不是祥瑞之兽了,真的这么伤心?

……火麒麟这么傻白甜的吗?

——那一天,人们终于想起了被火麒麟一族的傻白甜所支配的恐惧。

后来,哭笑不得的乌苏掌门看着和小孩一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差没抱着他大腿哭的火麒麟长老,答应了帮他们证明。

再后来,民间少了一个纵火的怪兽,多了一个辞旧迎新的祥瑞之兽。

再再后来,张起灵记住了吴邪。

——当时张起灵还没在争夺宝物中受伤,记忆也没出岔子,并不会十年一格盘——虽然修仙界并没有格盘这个说法。

但总之张起灵的记忆并没有出问题,也就没有被罢免长老之位。

火麒麟和吴邪上山的那天,他也在主峰上,而且,站的位置还比较靠内圈。

因此,他看到了吴邪是怎么逐步靠近掌门,掌门又是怎么警惕,最后被吴邪抱住嚎啕大哭时的表情有多么错愕。

以及,吴邪是怎么嚎啕大哭的。

张起灵灵力强悍,当时为了以防万一,他用影晶录下了从火麒麟长老和吴邪上山到下山的全过程——以免到时候火麒麟一族向他们乌苏宣战了,某些看不得乌苏好的人还要倒打一耙说他们乌苏迫害祥瑞之兽火麒麟。

然后,张起灵就录下了吴邪嚎啕大哭的全过程。

吴小三爷日后得知了这件事后非常愤怒,并单方面宣布和张起灵绝交三天。

吴邪撕心裂肺的哭了好一会,直到火麒麟长老和乌苏掌门谈判好后他才止住了哭声,抽抽噎噎的看向了站在一旁,从始至终面无表情的张起灵。

小吴邪认真观察着张起灵,哭都忘了哭。

张起灵此人性子冷,修炼的功法也是寒属的,周围自带寒冰debuff。旁人连接近都不很情愿,吴邪看着张起灵却是眼前一亮。

他虽然也是火属麒麟,却并不是火麒麟。火麒麟所喜欢的热闹他虽也喜欢,却并不喜欢火麒麟喜欢的炎热。

吴邪是种特殊的麒麟,踏火麒麟。

火属,喜寒,喜喧闹,克火。

吴邪被火麒麟长老一路上这么带过来,身处的是万丈高空,身旁的是他所不喜的热源,这让他的心情着实算不上好。

眼下一看到张起灵,感受了下他身边的他最喜欢的凉气,吴邪要是不眼前一亮才怪呢。

张起灵看着还在抽噎的团子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自己跟前,抱住了自己的大腿,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

这便是初遇了。


*乌苏这个名字是一个取名废最后的挣扎……我拿了中国城市名来用。yay。

*这里作者运用了夸张的手法,以下省略阅读理解套路若干。

会有后续!!一定会有后续!!

……至于什么时候就不好说了。嗯。

评论 ( 1 )
热度 ( 44 )

© 大遗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