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前排表白我家蝉——!

【雷安】安迷修说这不科学,雷狮说社会你雷总不需要科学

 @烟火人间 哈!小花仙的梗!

 

安迷修一觉醒来,发现有哪里不对。

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的房间里没有挂着花做装饰,自己昨天晚上盖的也是被子而不是叶子。

更何况不管是叶子还是花都明显不是地球上的品种,安迷修在他十九岁的人生生涯中从来没见过这种植物。

更何况就连他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变得不一样了。

虽说还是白衬衫,但安迷修在醒来后的第一秒就发现了自己现在穿着的这身白衬衫和自己以前穿的白衬衫的不一样。

衣服的材质变化十分明显,尤其是对于每天穿的都是从同一家衣服店里买来的同一品牌同一批次生产的白衬衫的安迷修来说。

但这些比起眼前的这个家伙来说都算不了什么。

他所在的房间的门被暴力打开了,再准确些就是被人一脚踹开的。安迷修下意识的坐起并用被子捂住上半身,然后发现自己并不需要这么做。鬼知道他什么时候有了穿着白衬衫睡觉的习惯。

踹开安迷修门的家伙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能被称之为一个人,正常人没有一个会有尖尖的耳朵和那家伙背后的翅膀的。被他扛着的那个巨大的的还闪着电光的锤子坚定了安迷修的想法。这应该是一只精灵,但为什么精灵会扛着锤子半夜来把另外一只精灵的门踹开???

安迷修已经发现了自己同样变得尖尖的耳朵以及身后的翅膀并成功接受了这个设定。

虽然安迷修原本的房间里也悬挂着一对双剑,他还在他十九岁的人生中坚持遵守着骑士道,他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看气质就和自己明显合不来的家伙会在早上一脚踹开自己的门并闯进自己家。

……我告你私闯民宅哦。

但来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扛着锤子走到安迷修面前,嘴角一扯勾勒出三分笑意,“哟,双剑的安迷修还没起床?”

安迷修看了看天色,天空中悬挂着一片黑暗,有几点星光闪烁。

安迷修转头看向那个扛着锤子的家伙,“……在下以为现在还该是睡觉的时间才对?”

来人似乎是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安迷修有点忐忑。难道这里的自己经常和他大半夜的出去玩?!

“是谁昨天晚上大半夜的跑过来把我窗户撬了一脸认真的跟我说‘今晚月色真好恶党我们去散步吧。’的?衣服都没穿好啊啧啧啧,安迷修你还有没有一点身为有夫之夫的自觉了?”

果然。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安迷修的世界观遭到了碾压。

然后他就看着那只有着紫眼睛的精灵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安迷修,你昨天晚上大半夜的把我吵醒总该给我点补偿。”

眼睛挺好看的……不过总感觉这家伙接下来要说的话不会是什么好话。

“我们做吧。”

安迷修的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抄起他放在枕头边的双剑一边一个把那个有着紫色眼睛的精灵钉在了地上,“……请告诉在下你说的做不是我想的那个做。”

紫色眼睛眨了眨,精灵嘴角勾起的弧度充满了兴味。

“就是你想的那个做……这难道不是情侣之间该做的事吗?”

 

有奖竞猜:所以最后原来的雷狮和安迷修到底有没有谈恋爱。

以及总目录

评论 ( 3 )
热度 ( 79 )

© 大遗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