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前排表白我家蝉——!

埃米至今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天安迷修没去上学。

是迟到的卡卡生贺……cp向卡埃。一句话雷安不打tag——

然后如果有脑回路能跟我对接的欢迎猜一下这篇设定是什么呀!猜对有奖【。】

 

今天是卡米尔的生日——九月五号。

也是他们正式开学的第一天。

拜台风四连炸所赐,卡米尔的初二生涯还没开始就差点结束。严格来说其实这件事还要怪雷狮,毕竟如果不是他又双叒叕跑去调戏安迷修他俩也就不会又打起来,不会打起来就不会有台风四连炸,更不会有雨天里的那一串差点没把卡米尔的学校给炸了的雷。

不过对于底线雷狮和蛋糕的卡米尔来说——管他的呢,大哥开心就好。

……卡米尔看着在自己面前的已经锁上了的卧室门,又想想之前被雷狮骗着和他拼酒的后来被雷狮抗进主卧的安迷修,放弃了进去拿钥匙开客房门的想法,转而忧虑起了怎么安顿埃米这个问题。

虽说更准确的来说是怎么把埃米合情合理的骗进自己房间和自己一起睡就是了。

让人回家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埃米由于积分不够,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只能选择当个住校生,而学校门禁已经过了,被保安抓到的话又要被念叨好一阵子。

至于睡沙发……卡米尔表示自己好不容易才把暗恋对象骗来自己家,不做些什么可不符合雷狮海盗团的利益准则。

于是——

“埃米。”

“啊?”

“来我房间睡吧。”

 

卡米尔的房间很大,这是埃米在进了他房间后的第一反应。

与之相对应的是卡米尔房间里的床。妥妥的双人床标准配置,枕头本应有两个,现在却是一个靠在床头另一个不见踪影。也不知道卡米尔一个人为什么要睡那么大的床,不过管他的呢。

卡米尔正在翻箱倒柜的寻找睡衣,他本人是不怎么喜欢穿着睡衣睡觉的——先前在大赛中没这个条件,现在则是因为要早起“偶遇”给自家老姐买早餐的埃米,再顺便给大哥买早餐。因此,卡米尔一向是习惯于穿着他惯常穿的那套衣服中的里衣睡觉的。大条的红围巾和压低的帽檐是为了防止打哈欠和补眠时被人发现,相当好用的配置,卡米尔亲测有效。

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卧室里没有睡衣——他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他还是买过一套情侣睡衣的。

在卡米尔寻找睡衣的时候,埃米已经悄悄咪咪的坐在了卡米尔房间中的那张大床上了。柔软度max的床总让人有种躺上去的欲望,埃米也不例外。

尤其是在参加了卡米尔的生日聚会后,被强灌了几杯酒的埃米已经有点晕晕乎乎的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躺上去,埃米就几乎立刻抵挡不住如潮水般涌来的睡意了。

一个芒果、两个芒果蛋糕、三个卡米尔……

当卡米尔终于翻出了那套情侣睡衣的时候,埃米已经睡得很熟了。

卡米尔愣了一会,用无定之躯调轻自己的体重,悄无声息的走近埃米。

围巾解开、帽子摘掉、外套脱掉。

抱起埃米帮人除去身上衣物,脱到裤子的时候卡米尔稍微顿了一下,随即像之前一样扒掉了埃米的裤子。

非常好心的留下最里层衣物没有脱下来,卡米尔将埃米放到了床的内侧,自己躺在了埃米身旁,手仍旧占有欲十足的将人搂在怀里。

至于第二天早上起来怎么解释——管他的呢。

在雷狮身边耳熏目染了这么久的卡米尔,可是一点也不缺海盗精神的呢。

趁人之危趁火打劫这种事,海盗做起来可是不会有半分犹豫的。

评论 ( 5 )
热度 ( 95 )

© 大遗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