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写在前面手动高亮加粗!
一起联文的同好是世界的瑰宝!就算拖稿也是!
对没错迟蝉蝉就是世界的瑰宝!

业余写手段子手,学生狗。
艺术来源于生活。
——嘿嘿嘿,梦醒了。

2017小哥&大孙生贺

故事是怎么开始的并不重要。

我这么想着。

吴邪和张起灵肩并着肩坐在一起,吴邪的旁边是胖子,张起灵的旁边是黑瞎子,黑瞎子的旁边是解雨臣。

胖子的旁边是两个他们都不认识的男孩,据他们自我介绍那个扎着小辫子的叫张佳乐,另一个叫孙哲平,两人据说已交往。

哎,真好。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很好,打闹欢笑毫无顾忌,一看就是太平世里养出来的孩子。

王胖子说以他多年单身狗的眼力能看出来他们会一直一起走下去,黑瞎子仗着自己和齐铁嘴同姓也想来凑这个热闹,被解雨臣一手机糊在了桌子上。

几个人聊天聊地也不知道在聊什么,坐不满一圈的桌子旁欢声笑语。不知是谁从哪里摸出了一副牌,张佳乐看着那副牌提议玩国王游戏,得到众人一致同意。

张佳乐当晚的运气一如既往的差,孙哲平不知道是不是呆在张佳乐旁边太久了吸多了非气今天的运气也不是很好,倒是吴邪今天的运气出乎意料的好,连着好几局国王都是他。

第一局的受害者是张起灵和胖子,张起灵被要求公主抱胖子,黑瞎子看着张起灵隐隐约约黑了几分的脸,意味不明的笑了几声,并掏出了手机留下了这具有纪念性意义的时刻。

第二局的牺牲者换成了解雨臣和黑瞎子,两人被要求合唱一首威风堂堂。吴邪一看是他俩唱还一脸笑容的补充了个一定要是日语原版的要求,直把解雨臣气的想打人。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胖子打开了手机录音,解雨臣揉搓手机上那朵粉红小花吊坠的样子像是要把它当成吴邪搓碎,张佳乐倒在孙哲平的身上几乎要笑到窒息,张起灵打开了吴邪手机上的酷狗音乐。

唱完一曲后解雨臣诡异的平静了下来,朝着黑瞎子露出了一个阴测测的微笑,黑瞎子凭着自己多年经验成功解读出了解雨臣微笑中“今晚别想上我床”的意味,并哀嚎一声试图抱紧媳妇儿大腿,未果。

再下一局吴邪依旧是国王。张佳乐盯着他那个随时随地可以反射出智慧之光【本人语】的发型,开始思索自己回去要不要也剃个这样的发型求转运。

然后他就看着吴邪笑得一脸人畜无害,“哎呀呀又是我当国王啊?那么,3号和7号交换一下身上的行头吧。注意,是所有行头啊。” 张佳乐看了眼自己的牌。3号。

很好,他现在开始期待7号是谁了。

然后抬头就看到解雨臣摇晃着手中的7号牌笑容中满满的都是和吴邪如出一辙的人畜无害。 沃日,张佳乐觉得自己一点也不想和这家伙组双花。

……为什么我会有这个念头?

思绪一闪而过来不及让人深究,远方的迷雾中有黑影闪过。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笑着提议,“就乐乐那身衣服哪里够玩,咱玩就玩个大的。百缭的cos服怎样?”

“可以啊……”张佳乐下意识地应了声,说完后才反应过来,“等等,这儿有缭缭c服吗?”

“有啊,可不就在那儿吗。”孙哲平指指张佳乐身后,迷雾散开了些。

百花缭乱垂首静静的站在那里,他身旁的迷雾聚散间隐约露出了一把重剑。

下一秒重剑挥动,百花缭乱扔出了一颗烟雾弹。迷雾中传来替换弹夹的声音,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张起灵等人,而是孙哲平。 “繁花血景!”他大叫,“趴下!”

重剑拦腰斩来,斩过一滩空气,狠狠地撞上了桌子。

一声巨响,落花狼藉后退几步,桌子安然无恙,烟雾散开了些复又聚拢,孙哲平看到了百花缭乱的眼睛。

红的。

张起灵不知从哪儿抽出了他的黑金古刀,在桌子上一个借力后跳起,刀刃微微倾斜挡开百花缭乱射来的僵直弹,朝着落花狼藉砍去。

目标是他的脖子。

却没有得手。

伴随着被它的主人掷来的是吴邪的一声大吼。具体内容病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它成功地阻止了张起灵的动作。

黑金古刀却还是在落花狼藉的左手上算不得轻的划过。

我的眼前一片模糊,烟雾剧烈地涌动了起来,最终吞没一切。

却也不是一切。

滴、答。

有什么东西滴落了下来。

带着点温度,带着点粘稠,带着点腥味,带着点颜色。

红的。

是血吧。

多次经历带来的肯定将疑问句沉淀成为肯定句。

是血?

不愿接受的疑惑。

“玩够了吧。”

无意识的勾起唇角,“……玩够了。”

故事的开始并不重要。

……真的不重要吗?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