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前排表白我家蝉——!

安迷修至今仍未得知为什么雷狮小时候脸皮也是那么厚。

emmmmmmmm是次贝生贺点文啦 @祈曦 

点的幼年皇子雷×成年骑士安

然后被我的脑洞扩成了这个样子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嗝。

 

安迷修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

周围墙壁上华丽的装饰和房间中豪华到简直可以被称之为奢华的装饰肯定了他的想法。

凹凸大赛里可没人有这种闲情逸致去搞这些玩意儿,这里看起来倒是更像他想象中的那个恶党的皇宫了。

安迷修掐了自己一下,疼。

看来不是做梦……?

那就先出去看看吧。

不是做梦的话那就应该是被什么人或物暗算了,最有可能的是幻境,被人趁自己不备给自己换了个位置的可能性虽然小但也不能完全忽略。

从软绵绵的大床上翻身坐起,在走向门口的过程中召唤出自己的双剑,元力武装握在自己手中所带来的安全感让安迷修满意的眯了眯眼。

小心翼翼的开门并在开门的瞬间将自身的警惕程度放到了最大,安迷修出乎意料的没有遭到任何袭击。

却发现了在角落一闪而过的,眼熟至极的白色为主尾端橙色的头巾。

和大赛第四,也是安迷修的死对头,雷狮头上绑着的那条可笑至极的头巾一模一样的头巾。

安迷修的情绪并不怎么激动,他只是有点意外。

在大赛中几乎是随时随地都能看到雷狮那个恶党也就算了,为什么他现在到了这个一看就不像是凹凸大赛的地方还能看到这家伙?

安迷修可不相信对方口中的缘分二字。

他只是在提着双剑悄无声息的向白色头巾消失的方向走去的过程中仔细地思索一个问题。

如果他现在在这里把这个雷狮弄死了,凹凸大赛里的那个雷狮死去的可能性有多大?

 

雷狮觉得自己现在肯定在做梦。

要不然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还看到自己在雷王星的皇宫?

他记得他明明去参加了凹凸大赛,还在里面认识了某个骑士道白痴——等等,有点不对。

在凹凸大赛打拼多年的经验让雷狮下意识地召唤出了自己的雷神之锤,以前一只手就能握全的锤柄此时却显得过大了一点。

嗯,或许不是锤柄过大……

雷狮低头看向自己的那双明显回到了幼年时期的手,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

并跳下了床,从床底翻出了自己多年以前珍藏着的船模,和那套和他在凹凸大赛时一样的装扮。

大摇大摆的打开房门走到了过道上,雷王星的三皇子在自家皇宫里从来就没有收敛的时候。

然后雷·幼年版·狮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听起来不像皇宫里的侍卫或宫女,倒像是那个和他一见面就打架的骑士道。

雷狮不慌不忙的转过身来,安迷修的骑士道里就有一条是关爱女人老人和小孩的。他当时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狠狠的嘲笑了对方一番,没想到今天倒是派上用场了。

就算安迷修看自己再怎么不顺眼,也不大可能对自己动手。

毕竟,自己现在可是以小、孩、子的形态出现在他面前的。

 

有句话是你的敌人是最了解你的人,这句话放在安迷修和雷狮身上同样适用。不出雷狮所料,来的的确是安迷修,的确想打死他,也的确因为他现在的体型而下不了手。

安迷修心情复杂的注视着那个一看就是雷狮小时候的小孩子,在爱护妇孺和消灭恶党之间徘徊,最终还是选择了骑士道。

“那个……你叫什么?”安迷修抱起小雷狮,问他。

“Thunder lion.”雷狮理直气壮。

安迷修:……啥???

评论 ( 1 )
热度 ( 77 )

© 大遗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