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写在前面手动高亮加粗!
一起联文的同好是世界的瑰宝!就算拖稿也是!
对没错迟蝉蝉就是世界的瑰宝!

业余写手段子手,学生狗。
艺术来源于生活。
——嘿嘿嘿,梦醒了。

春天十五题||°落尽梨花春又了

眼看梨花落尽,春天马上又要过去了。日光渐暗,暮霭沉沉,那翠绿的春草也似乎变得苍老了。

给上面那篇写个后续吧xdd

是两人相遇的片段

顺便一提这个pa写出来之后感觉甚合我心啊【喂】所以以后可能会继续写后续嗯

 @烟火人间 今天的大姨依旧在日更,今天的迟蝉更新了吗?

*文中提及到的垂耳兔年龄是不准确的,毕竟私设的修仙背景年龄什么的都算不了数【。


叶修一家向来勤俭节约,一家四口一年四季贯彻的精神都是能吃多少拿多少坚决不铺张浪费,每年春天一过就开始囤粮,还为此经常被吐槽和松鼠同款生活习惯。对于这种观点叶修一概不予理会,只淡淡的撇下一句“哥可没你那么好动”就转身离去继续囤粮,对那只炸了毛的松鼠一长串的叽叽喳喳充耳不闻。

不过事实上就算是一向勤俭节约的叶家在每年春天时也都会放纵一整个春天,从以往的拼命囤粮画风转到慵懒颓废系毫无压力。每天的日常就是窝在洞里磕磕瓜子嚼嚼松果,就连一向被兔子们所唾弃的吃窝边草的行为叶修干的也不只一次两次。

这也就造成了在叶修离家出走的时候他的背包里并没有多少粮食的悲伤事实。

苏沐秋在看到叶修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只灰扑扑的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毛团。毛团一看就是风尘仆仆旅行已久,砸在苏沐秋面前的样子苏沐秋看着都替对方疼,激起的一片烟尘也不知有几分是因着长期没能洗澡身上积攒的。毛团看起来似乎是个旅行新手,一身毛发凌乱还挂着荆棘的倒钩,身上那莫名秃了几片的毛发也应该是拜那荆棘所赐。

而这只毛团似乎饱经风霜,一身长毛将实际情况遮掩了不少但还是不难看出骨架的轮廓。苏沐秋怀疑这只毛团可能是谁家里叛逆离家的大少爷,一看就没吃过什么苦,看看,那爪子上的肉垫尚未生出厚厚的茧就已被磨破,似乎还嵌了几颗沙砾进去,苏沐秋看着都替他疼。

毛团似乎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自从最初砰地一声砸到了苏沐秋面前激起了一片烟尘后就再没什么动静了,苏沐秋小心翼翼的伸出一枝枝条戳了戳毛团,虽说手感不错但毛团并没有给他什么反应。苏沐秋再戳了戳,毛团依旧纹丝不动。

……可别是死了吧??

苏沐秋想了想,化作人形把那毛团抱了起来。手感倒是不错,就是有点咯手,想来大概是因着现下身上没什么肉。苏沐秋眯着眼想了一会,冲着附近最近的山泉走去,已经计划起了日后增肥毛团的章程。

洗干净毛团之后苏沐秋才深刻的意识到了这毛团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洗干净后的毛团整只团子都呈现出一种养眼的白,就像是冬天飘落下的第一团雪。苏沐秋揉了揉毛团,决定以后得给这只团子带上些什么,免得一到冬天就找不到团了。


叶修在离家出走后的一个月中深刻地体会到了自己在野外生存的种种不易。

从家里带出来的干粮早在出走的第一周就吃完了,在春天的山坡坡上虽然有着前几年无忧生活留下的美好回忆可架不住春草才刚刚开始生长,小溪什么的跋涉许久后也没有找到,倒是在那棵老榕树下找到了一片小水洼。

食物什么的也是有一顿没一顿的吃,转入森林后倒是有了不少的树皮能够填饱肚子,可毕竟树皮什么的根本让人吃一次就不想吃下一次,是以叶修的首选还是各类浆果果实。可浆果果实一类也要注意有没有毒,叶修以一次长达三天的腹泻告诉了我们这个惨痛的教训。

因此,在见到苏沐秋的时候,叶修已经筋疲力尽,在最初的那次砸到了地上之后就昏睡了过去。睡梦间迷迷糊糊的感觉一双手把自己抱了起来,然后就是一阵好不温柔的搓洗,美梦瞬间变噩梦也难得叶修没被吓醒。

最后叶修还是自然醒的,醒来之后就发现一名年轻男子正把自己捧在怀中一下一下的顺毛,手法相当熟练抚摸的兔子相当舒适。叶修伸了个懒腰然后挪动了下身子让自己能够直视那男人的脸,然后继续趴下享受男人的抚摸。

而在苏沐秋眼里就是一直温顺乖巧接受自己顺毛的兔子相当缓慢且可爱的一点一点挪动身子,直到面向了自己之后才停止挪动又恢复原先那乖巧趴着的样子,耳朵垂下眼睛眯起一脸舒适慵懒的小模样让苏沐秋险些飞升爆炸。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

苏沐秋觉得自己的血条瞬间清零,这也为以后苏沐秋收留叶修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总目录走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大遗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