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前排表白我家蝉——!

春天十五题||°此物最相思

标题和文章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好像【……】

 @烟火人间 蝉儿我对不起你【。】

看我日更啦!


苏沐秋曾对自己未来的伴侣有过很多幻想,自认为无论是怎样的相遇和怎样的对象他都能够坦然接受,但在苏沐秋那为数绝对不算少的幻想中,他绝没想过他的伴侣是一只似乎有那么一点毒的兔子。

不过事实就是这样,苏沐秋就算再怎么不甘愿也得承认那只有那么一点毒的兔子是他自己招惹来的,更何况苏沐秋对于叶修当上了自己的伴侣这件事简直是再开心不过了。

能让一只兔子当自己伴侣还万分高兴的人自然不简单,而能成为苏沐秋这么一位不简单的同志的伴侣,叶修自然也不简单。

不过,那都是之后要讲的了。

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之前,早在苏沐秋和叶修还没有表互诉衷肠,甚至苏沐秋依旧处在苦逼的单相思的那段日子里。


别看苏沐秋和叶修两位一个本体是红豆另一个本体是大多胆小怕事的垂耳兔,实际上两人却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就算天塌下来了说不定还能顺着那窟窿眼进去看看天上到底有什么的性格。苏沐秋小时候毕竟本体是红豆,不能到处乱跑,而且还有一株尚且年幼的妹妹被母亲和父亲丢给自己照看,这贪玩的性子也就被遏制了些。而叶修则虽然身为兄长可却半点不罩着弟弟,自家弟弟好不容易鼓起胆子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家出走,他这做兄长的第一个抢了人行李就跑,美名其曰替老弟打探外面环境,实则这一打探再回来时还带了个上门儿婿回来。

叶父叶母当时被气的半死,垂耳兔大多胆小怕事,可叶父却不是只怕事的兔子,不然也生不出叶修这么个儿子来,是以叶父当时就化成原形挥舞着自己的耳朵朝着叶修抽去。

叶修从小也是被家法伺候着长大的,叶父这架势也不知道躲了多少次了,驾轻就熟的也化为原形,一蹬腿窜出家门,朝着山坡后的那片小树林就冲了过去。

俗话说狡兔三窟,像叶修这种在兔子里也称得上是特别狡猾的自然也不例外。早在小时候他还不能化出人形还没有离家出走的时候,小小叶就已经挥舞着自己的爪子哼哧哼哧的从早挖到晚,开始了三窟的挖制过程。从自己的卧室墙上开始挖,先是挖出了一条密道,然后一条密道变成几条密道,几条密道的尽头又添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密室,密室四周又添了几条地道,到最后,叶修成功的在距离他们家不远的地方挖出了一个和他们家规模相差不大的他自己的秘密基地。

苏沐秋当时知道这一点的时候整条藤都是懵逼的。他长了这么多年,这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一只兔子能狡兔三窟到这种地步。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初他捡到叶修的时候叶修好像……也才出生刚满三年?

抛去刚生下来的一年叶修在专心学习各类生存技能以及被他捡到前的一年叶修正认真围观叶秋完善离家出走的计划,也就是说叶修只用了一年就悄悄咪咪的完成了这个给他以后娶媳妇儿都够用了的他的秘密基地。

虽然娶媳妇儿这种假想情况是肯定不会发生了的,以苏沐秋本体的体形也不大可能能住的进叶修小时候挖的房子,当时的苏·还没把人追到手·单相思·沐秋还是想为叶修鼓个掌赞叹一声果然是我心上人阿修他果然不同凡响,然后把所有有可能嫁给叶修的人或物趋之门外,走得越远越好别扰了他和叶修的清静。

不过苏沐秋这愿望显然是不能实现的,至少在当时还不能。

叶修被苏沐秋捡去时本就年少,正是贪玩好动的年纪。尽管垂耳兔一族大多天生胆小又因与其他同类们不同的耳朵而大多有些自卑,可叶修身为一只完全继承了叶父的大无畏性格的一只不同凡响的垂耳兔,害怕与自卑这种情绪从他刚生下来那天起就几乎与他绝缘了。

所以,别的垂耳兔所喜欢的安安静静斯斯文文的窝在家里啃着胡萝卜和白菜度过一天,于叶三岁而言可以说是非常厌恶了。在遇到苏沐秋前的小小叶一直崇尚生命在于运动,每天不出去转几圈打几个滚身上不带点不同寻常的东西就感觉有哪里不对。直到他刚满四岁那年抢了自家老弟的行李离家出走后独自一兔跋山涉水,露宿于荒郊野岭之外,食草木,饮涧泉,采山花,觅树果——停停停打住隔壁西游记片场管好你们家演员,沐秋还没出场呢谁敢把叶四岁拐跑?!

这也就为日后叶修总缠着苏沐秋带他出去游玩奠定了基础,为后文中苏沐秋吃醋这一情节做了铺垫,引出了下文,推动了故事情节发展。措辞简洁明了直击主题还能够触类旁通,这道材料题我给满分。

满分你个大头鬼,信不信哥再修炼几年练出个诅咒技能诅咒你永远单身哦?

苏沐秋阴沉着脸跟在叶修身后碎碎念,远在另一个时空的大姨打了个寒颤。

早知道叶修这家伙这么让人不省心一出来浪就放飞自我拉也拉不动拖也拖不走硬是要逛完这一场庙会,他南山山神苏沐秋就不该在当初这家伙的卖萌攻势下动摇!

要不是那耷拉下的大耳朵水汪汪的眼睛小巧的挺拔的红彤彤的鼻尖还一耸一耸的叶修这不要脸的还配上了抽泣的背景音——

苏大大,鼻血流下来了哟。

事实证明苏沐秋在和叶修相处的日常生活中始终如一的坚决贯彻苏的坚决不带叶修下山玩尤其是在人多热闹的节日里不是没有原因的,连苏沐秋这种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自认为早已看破红尘的老妖精都被叶修当年的柔弱身姿给打动了,人间那些十七八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们就更是不能抵挡诱惑了。这不,叶修这才下山不过半个时辰就已经先后收到了一个荷包两朵香花三个锦囊四条手帕,一直在他身旁跟着的苏·单相思·老醋坛·沐秋身上飘出的酸味已经可以炖一锅饺子了。

偏生叶修叶四岁在其他方面鬼精鬼精的管你是人是妖是鬼是神在他手下溜一圈都得脱层皮,在感情这方面却和他的真实年龄一样,还是个完完全全的新手,要放到现代社会一准的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偏偏还遇上了苏沐秋这个三年稳赚死刑不亏。

照理说按照苏沐秋和叶修的这么个剧情发展,苏沐秋要么就是慈祥家长要么就是前期小boss,总之是绝对不可能和叶修在一起的。是以叶修的追求者向来络绎不绝,有打算和叶修搞好关系细水长流的,有给苏沐秋送礼借以讨好的,苏沐橙都明确表示她因为叶修拿了不少好东西,要不是叶父叶母实在是找不到影,说不定叶家的门口都能给那些个络绎不绝的提亲的送礼的上门拜访的挤塌。

不过叶修的这些光荣事迹在此时的苏沐秋回想起的唯一效果也只是让他背后的怨念更加清晰,嗯,还差那么一点点苏沐秋苏大山神背后的怨念黑气就要实体化了。

或许是这条街上的人今天的运气真的不好,抑或是叶修的魅力实在无人能敌,就在苏沐秋已经开始尝试逐步适应这里的环境的时候,一名穿着臃肿华丽手摇折扇身后小弟万千的有着标准纨绔子弟配置的标准纨绔子弟操着一口相当标准的京片子,说着纨绔的标准台词,做着纨绔的经典动作——把手中的折扇一收,挑起了叶修的下巴。

“哟美人儿,一个人出来玩呀?”

至于一旁的苏沐秋——他早在下山的时候就已经以特殊的操作隐身了,是以这一路走来不管是给叶修送了那一个荷包两朵香花三个锦囊四条手帕的一个妇女两个少年三个书生四个少女,还是现在的这个纨绔,都没有发现苏·单相思·醋缸·沐秋一直跟在叶修的身旁。

嗯,就连叶修本人都没发现。

不过现在苏沐秋忍不了了,调戏人都调戏到人家媳妇的头顶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更何况他苏沐秋可从来都不是委曲求全的性子,自然是直接一个落花掌招呼过去,稳稳地将那纨绔送到了对面商街的小巷子里,保证这家伙不会再来打扰他们了之后才愤愤转头,把叶修打横一抱就大轻功飘到了庙会上最热闹的场所,还没忘给两人施个小法术降低一下对他人的吸引力什么的。

苏沐秋记得那天晚上的月色很美,他记得那是一个相当愉悦的夜晚。

就算叶修是个一杯倒,就算知道他醉酒后的反应大多当不了真——

成功骗的醉酒后的叶修对他告白并主动投怀送抱的苏大心脏表示,叶修这只垂耳兔的滋味不错。


然后!给你们看看我的蝉给我画的示意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父看了想打人系列

我的蝉给我画的!


好久没更新了来一发总目录吧√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大遗圣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