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遗圣音

写在前面手动高亮加粗!
一起联文的同好是世界的瑰宝!就算拖稿也是!
对没错迟蝉蝉就是世界的瑰宝!

业余写手段子手,学生狗。
艺术来源于生活。
——嘿嘿嘿,梦醒了。

随笔。

吴邪抬头望向天空,身前是燃烧着的噼啪作响的火堆,身后是冰冷的山壁。

干他们这一行的很少能有这样的机会如此闲适自得的坐着,什么都不做——吴邪看着他头顶那片浓重的夜色,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张起灵。

不知道是哪个傻逼玩意儿偷看了他的笔记,居然还写成文章发布到了网上。

吴邪是在王胖子的口中得知这件事的,无聊时翻看了下,今天不知怎么的居然又想起里面的片段了。

吴邪想起文章里说他把一门神误认为闷油瓶,说那门神有灰蓝色的眼睛,又说闷油瓶有跟古井一样深邃的幽黑色眼睛。

妈的现在一想起那门神灰蓝色的眼睛他就想笑,这可别是北京重度雾霾的天吧。

当时看的时候他还没觉得怎么样,现在倒是回过味来了。

吴邪看着头顶的那片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的天,想着不知道是谁发明出天黑了的这个说法,哪天要是他能有幸见到这位人士还真得好好跟他探讨一下,整天天黑天黑的叫,不知道天黑下来了之后是墨蓝色的吗。

吴邪的思维很有发散性,经常是现在一个话题下一秒就能马上跳到另外一个话题去,这在坑人上很有用处,至少黎簇那傻小子就被他这么整懵过好几次。

然后他现在的发散性思维又给他想到了傻小子把语序改那么一下就变成了小傻子。

嗯,这称号很适合黎簇,回去之后就这么叫他吧。

火堆旁的黎簇不知道是第六感作祟还是知道吴邪在说他是小傻子,翻了个身还砸吧了砸吧嘴。

吴邪在刚入局的时候曾经想过自己将来要是真能有一天把汪家整垮把终极毁了把那个闷油瓶子接出来之后要去干什么,当时他的想法是去当个作家,给自己取个笔名叫关根,在乡下——最好是山村里买栋房子,天天和闷油瓶种种庄稼遛遛狗逗逗猫,小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晚上可能和闷油瓶睡一间房也可能那小子要另立门户,要真能睡一间房他就每天晚上赶那瓶子去洗澡,瓶子洗完澡了他再洗,就权当给他吴小佛爷暖浴室了反正那闷油瓶子也不在乎洗澡水冷热。

吴邪打定主意要在睡觉的时候特别不老实,每天晚上都要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的那闷油瓶子睡不着觉,如果能在他睡着的时候飞来一脚把那闷油瓶子压成内伤那自然是最好的了——人在睡觉的时候往往都是警觉性最低的时候,但吴邪不觉得他这计划能成功。

先不说那瓶子会不会被他压成内伤,他能不能压到那瓶子也不好说。

更大的可能是他飞来一脚,不仅没压着瓶子还反被他抓住了手,然后那瓶子就会睁眼发现是他之后会露出一个无奈而又宠溺的微笑——而他在黑暗中是必定不会发现的,所以那瓶子还得自撬瓶盖开了他哑巴张的金口,刚从睡梦中清醒的沙哑嗓音必然会撩的他面红耳赤。

又或者是他飞来一脚,成功压到了瓶子却没起到他想要的目标反被闷油瓶的一身骨头硌的脚疼。

类似这种的不切实际的白日梦在吴邪刚入局的时候他没少做过,当时的他更多的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和更深的好奇感以及压在他肩上的重任逼迫着他继续走下去,无数个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的夜晚他就是像现在这样,或睁着眼或闭着眼做着不切实际的白日梦。

说来也奇怪,吴邪也好奇自己是不是被下了什么蛊,只要一想到闷油瓶这个人——甚至他的那把黑金古刀,吴邪都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安全感。吴邪觉得这可能源于他还是个倒斗菜鸟的时候闷油瓶的多次援助,抑或是闷油瓶本身的气场,又或者是他不知何时对那个闷油瓶生出的不一样的情感——而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一意孤行从蛇沼里把他的那把黑金古刀重新找了回来。

找不到人,吴小佛爷也就只能苦逼的睹物思情了。

有时候吴邪真觉得以前的自己就他妈是个小傻子,还傻的喜滋滋美滋滋傻得不亦乐乎,明知道闷油瓶不待见自己不待见任何人还天天凑上去,热脸贴了个冷屁股还在仔细思考这瓶子的瓶底儿是不是比之前暖了一点。

他不是很记得当初的自己究竟有没有这么不要脸了,毕竟在他读取了费洛蒙之后对很多东西都记不太清了,唯一记得那么清晰的就是闷油瓶那双黑的跟最漆黑的夜一般的眼睛——

妈的,怎么又绕到天上来了。

吴邪双眼无神目光涣散的看着他头顶上的那片星空,在城市里很少能见到这么多的星星。

他以前以为这是因为城市里空气不清新,之后在网上看到了个有理有据的说法是因为城市离星星太远了这才看不到什么星星,不信你随便找个空气清新海拔低的城市挑个晴朗无云的晚上去一趟看能见到几颗星星。

吴邪以前觉得这说法太不讲理,就算高原的海拔比城市高了那么几百米几千米又怎么样,离星星还不是照样那么远半点帮助都没有,现在想想大概也就是如此了吧。

就像他跟那死瓶子一样,妈的他天天死皮赖脸地凑上去跟那瓶子说话,那瓶子理了他一下救了他几次他就以为那瓶子被自己打动了,直到最后一次那瓶子跟自己告别才知道他他妈从始至终就没走进过那瓶子一点,什么兄弟之情什么同生共死全他妈是假的。

就像一个傻逼本来跟其他傻逼都一样在城市里仰望着天上的星星,突然有一天这傻逼突发奇想要去山顶上看星星,爬山就爬山吧被山上的荆棘割得遍体鳞伤这傻逼还没放弃。终于有一天这傻逼哼哧哼哧地终于爬到了山顶,以为自己距离星星很近以为自己伸手就能摸到星星,在伸出手的时候突然一颗流星砸下来,对他说你以为这样就能接近星星?别傻了星星从来就没有看过你一眼。

然后这个傻逼失落的返回了城镇,但没过多久他又重新振作了起来并且布下了一个大局去试图接近星星最后再到达最接近星星的地方——也就是吴邪现在的模样了。

吴邪看着远处一闪而过的正在向他们飞快接近的反光,咧唇无声笑了笑,一脚踹醒黎簇,“小傻子,起来逃命了!”


总目录走

评论(1)

热度(14)